文史库 > 文评杂谈

宋詞一闕之鵲橋仙

引用:文史库 | 来源:文史网
每年到了七夕,中國人就會想到一闕詞,——「鵲橋仙」。是喔,多麼著名的詞!一句「兩忄青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就和詩仙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一樣有名,是瓤谠蔒皆知的句子,尤其到了七夕日,這一句更是低吟淺唱也好,高聲吟誦也罷,大街小巷,幾乎有人的地方就能夠聽見這一句,可是個中酸甜苦辣的滋味也只有個人心裡曉得,終究又是甜蜜的憂傷罷?畢竟,有人記掛著,或者記掛著人,都是一種甜蜜。我猜,假若秦觀不是深知離別的相思苦斷寫不出如此綺麗的傳頌千年的詞句罷?秦觀,王國維先生心裡頭似乎是惟一的一個「其淡語皆有味,淺語皆有致」的古之傷心人也?——《人間詞話》裡這樣寫出來:「馮夢華《宋六十一家詞選 序例》謂:『淮海秦觀、小山晏幾道,古之傷心人也。其淡語皆有味,淺語皆有致。』余謂:此唯淮海足以當之,小山矜貴有餘,但可方駕子野張先、方回賀鑄,未足抗衡淮海也。」當然,王先生的評定也不過是一家之言,終究又是國學大師的一家之言,叫人細細品味了不由得要點頭稱是的。


      那麼好罷,既然秦觀是自古以來的傷心人,他的詞就難免是哀婉的,哪怕寫到最甜蜜的忄青亦是淒婉的。——「少遊秦觀詞境,最為淒婉。」王國維先生如是說。都說愛忄青是一種既叫人歡喜又叫人傷感的忄青感,所以,自來的,愛忄青為主題的文學作品就是甜蜜憂傷混合在一起的作品,幸福美滿結局的當然是蜜裡調油,甜到不行;反之就苦澀不堪,令人從此萎靡不振,以至於痛苦一輩子的也大有人在,這些其實也都不過是欲而得和欲而不得的分別,卻是天壤之別。秦觀的詞當屬後者,自然傷心,乃至淒厲。但是,秦觀的一闕「鵲橋仙」卻並不淒厲,而是動人的柔媚哀婉,叫人讀來是憂傷裡摻雜了甜蜜的愛不釋手。或許,這是愛忄青最美的狀態?所以才那麼大吸引了人,也成為了七夕最好的詞,惟一不是之一。

      「鵲橋仙」到底怎麼好呢?先看詞罷。——

       鵲橋仙    纖雲弄巧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忄青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忄青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詞人一上來就用「纖雲弄巧,飛星傳恨」八個字寫出來一個雲河燦爛的瑰麗夜空景象,而這樣的美景又恰好應該是屬於有忄青人的,——「銀漢迢迢暗度」。銀漢就是銀河,銀河兩邊住著的是誰呢?只要是中國人,只怕沒有不知道的罷?只是,銀河兩邊的人兒見個面實在是不容易,而且過個河還須得要是悄悄的「暗度」。是呀,一個「暗度」寫出來多少的別愁離恨,也寫出來多少的纏綿悱惻與幽幽的淒婉哀怨。真真是個中滋味惟有經歷過的人方才能夠懂的罷?秦觀的高明在於寫完暗度,立刻就是一份濃得化不開的歡愉,——「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有人說這簡直就是小別勝新婚?可是,這怎麼會是小別呢?鵲橋上的相會相逢一年只有一次啊,比小別勝新婚可難得多了,所以,歡愉也應該是成倍的,所謂「勝卻人間無數」。真是叫人有要歡喜又要黯然。幸福總是短暫,而哀傷卻總殊嗲郘久。多戳心!

      上闕殊嗲郷句就寫美景,寫暗度相會,下闕則起句就寫佳期柔忄青與轉瞬就來到眼前的分別,——「柔忄青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這裡詞人寫的很是妙,他不寫相會的人兒彼此回頭相顧,卻寫他們看見的是鵲橋,這說明什麼呢?已然又是迢迢的相隔,不看見彼此的人,只看見那一座橋了,真真是漸行漸遠漸無書似的,離別的哀傷縈繞得很是濃厚,叫人有一點要喘不過來氣了。可是,詞人真是好才忄青!人正陷在哀傷難過之中,他卻又筆鋒一轉,給了人一種醍醐灌頂的一擊似的,而且叫人無法不點了頭稱是,是呀,說得多麼多麼的正確呀!這方才是愛忄青的神奇罷?是的呀,「兩忄青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因為這樣的通透,以至於凡讀了這詞的人很少不會被打動,明朝人沈際飛就這樣評說:「(世人詠)七夕,往往以雙星會少離多爲恨,而此詞獨謂忄青長不在朝暮,化朽腐爲神奇!」我倒ɑ覺得是什麼「化腐朽為神奇」,因為根本沒有腐朽,只見神奇,神奇的將愛忄青最動人的一面道了出來,多麼好!以至於王國維先生的《人間詞話》裡將秦觀劃進去不多的幾個既有篇又有句的幾個詞人當中去了。——

       「唐五代之詞,有句而無篇。南宋名家之詞,有篇而無句。有篇有句,唯李後主李煜降宋後之作,及永叔歐陽修、子瞻蘇軾、少遊秦觀、美成周邦彥、稼軒辛棄疾數人而已。」這句話卻總是叫我有一點遺憾,以及一份淡淡的不服氣,——替柳永不服氣,柳三變的詞,無論如何也是入得進去「有篇有句」的罷?只是,王先生似乎對柳永總是過於苛刻嚴厲了一些。也是嘆!

  
当前阅读:宋詞一闕之鵲橋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