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库 > 文评杂谈

宋詞一闕之點絳唇

引用:文史库 | 来源:文史网
每次看見「點絳唇」三個字就會想到女忄生上頭去,事實上,「點絳唇」也確實是源自美人,——南朝詩人寫了一首「詠美人春遊詩」,裡頭有一句「白雪凝琼貌,明珠點絳唇」。後來被五代南唐的馮延巳借了來創了調,從此就有了一闕「點絳唇」。當然,也不知道為啥馮延巳的時代詞人寫「點絳唇」的並不很多,可能是整天被北宋的趙匡胤給壓迫的,總有一種zhan爭威xie的惶恐不安,所以就顧不上看美人兒了?等到了宋朝,尤其北宋,世界是太ping的,guo家是富足的,繁華似錦底下人們自然就有了多餘的米青力來關注美人兒了,而wen人雅客什麼的不時的就會為美人兒點一下櫻桃小口則更是成為了尋常,自然「點絳唇」也就自然多了,所以,宋朝的「點絳唇」多也完全是可以被看成是時代的產物罷?只是,那麼多的「點絳唇」當中,一闕女詞人的「點絳唇」卻有一點子眼壓群芳的味道,成為了那一個最奪人眼球的嬌俏可愛又清新可喜的「點絳唇」了。是的,宋朝才忄青第一位的女詞人易安居士的「點絳唇」。

李清照的「點絳唇」可真的是寫的嬌媚可愛。——

 點絳唇     蹴罷鞦韆

蹴罷鞦韆,起來慵整纖縴手。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

見客入來,襪剗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

通篇看寫來,一個那麼嬌媚動人的女孩子躍然紙上,叫人無法不心動。先來看上半闕罷。女詞人一上來就扣住了題目「蹴罷鞦韆」,——「蹴罷鞦韆,起來慵整纖縴手」。是盪鞦韆盪累了?所以,雖然停住不盪了,但是也只是讓鞦韆停在那裡,人兒呢,依舊坐在鞦韆上?才沒有勒!已經從鞦韆上下來了,可是呢,卻有一點慵懶意,可能是有一點累罷?盪鞦韆雖然有趣好玩兒,是娛樂活動,但是也屬於輕微的體力活動,盪的時間長了還是會有一點累的,所以呢,雖然從鞦韆上起來了,卻沒有心思整理揉搓一下纖纖的玉手,由它去罷,反正也並不急著要立刻就揉揉搓搓的,真是年輕女孩子的任忄生與嬌媚。可是,果然是女孩子的慵懶嚜?好像也不是,而是其他的什麼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以至於雖然她的薄薄的羅衫被盪鞦韆時因為用力出的汗打濕了,她也沒有去關注。那麼,是什麼吸引了她呢?是花以及花瓣上的露珠兒。哎呀,本來花園裡應該花是主角才對嘛,可是,竟然被露珠兒佔得了C位,花倒成了陪襯了?真真的,叫人又要惱又要喜,終究還是歡喜的,——晶瑩剔透的露珠兒也有著不讓花朵的美好。這一句「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裡的「露濃花瘦」完全是李清照式的語言風格,換了別人,是斷不可能以「濃」來寫露水,以「瘦」來寫花。李清照好像很喜歡用「瘦」字來形容花?「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莫道不消魂,帘捲西風,瓤谠嗜黃花瘦」,都是名句。當然,這些「瘦」都有著神來之筆的味道,因為換了別的字就沒有那一種動人的不勝嬌嫋的可憐楚楚了。當然,或許也正是這樣的獨特方才有了自來才女第一名的地位罷?

 整個上闕寫出來一個嬌美帶一點任忄生的少女,可是這竟然還不夠,到了下闕,這女孩子益發的動人起來了。先看起句,彷彿是一個沒有太多不一樣的小女生?——「見客入來,襪剗金釵溜」。突然到訪的客人讓女孩子如同一隻受驚的小鹿似的,連鞋子都來不及穿只穿著襪子就跑了,溜開的太急了些,髮間的金釵都滑落了下來。其實,所以金釵會掉落是因為剛剛盪鞦韆的時候太用力了,梳好的髮髻都亂了,金釵自然就將落不落的在鬢邊盪啊盪的,多俏皮可愛,自然就不會想要去整理一下頭髮。是的呀,連手都懶得去揉搓一下,更何況要抬起胳膊整理頭髮?多累呀!還是算了罷。只是,誰可會想到這時候竟然會有客人突然「闖」了進來呢?真是要命!慌不擇路倒ɑ至於,可是也依舊是要躲開去的,不想到跑的太急了,將金釵就脫落了,真真叫人要有一點惱了呢。可是,果然要惱嚜?才不會呢!「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雖然是不勝嬌羞的躲開了,卻也並沒有躲太開,——「倚門回首」,門一定就在不遠處,而且,那裡還有一株青梅,頂好的留住人不要溜開去的藉口,——青梅的清香多誘人啊。所以,我不走開不是因為客人,而是因為青梅,雖然我一邊嗅著青梅的清香,一邊卻是不住的回頭,看那個客人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可是玉樹臨風的翩翩公子嚜?希望他是的,才不枉我這樣的戀戀不捨。這嬌俏可愛又任忄生的女孩子!

我也曾經有人在賞析李清照的這闕詞的時候說唐朝詩人韓偓的《竿奩集》當中有寫過一句「見客入來和笑走,手搓梅子愚杏蒚中」,可是與「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相比較卻真的給比下去了。為什麼呢?原因也不難猜到,——文字的功力就在一個「笑」、一個「羞」;一個「搓」、一個「嗅」;一個「映」、一個「倚」的分別上。「笑」見輕薄,「羞覨深摯:「搓」只能表現不安,「嗅」則可描畫矯飾:「映」似旁若無人,而「倚」則有所期待,加以「回首」一筆,少女窺人之態婉然眼前。 所以,雖然說李清照一闕「點絳唇」寫少女忄青況心態,可能是有所本依,但卻能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獲得「曲盡忄青悰」之譽也不令人意外。真好!

  
当前阅读:宋詞一闕之點絳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