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库 > 文评杂谈

苏幕遮·统万城怀古词文赏析

引用:文史库 | 来源:文史网
苏幕遮·统万城怀古
赫连城,胡大夏。西北天狼,长啸斜阳下。
雄浑茫茫黄土坝。白堡胡杨,孤傲天边挂。
问青天,挥泪洒。一代天骄,漠北称雄霸。
昔日扬鞭骑骏马。过隙神驹,今得几残瓦。
戊戌年丁巳月丙辰日写于陕北榆林统万城

苏幕遮·统万城怀古词图
创作背景:
跟驴友一起随旅行社黄河长城寻根游。行至陕北榆林统万城,有幸见到了中国古代少数民族匈奴人留下的唯一遗迹,值得欣慰。
据网上记载:“东晋时南匈奴贵族赫连勃勃建立的大夏国都城遗址,也是匈奴族在人类历史长河中留下的一座都城遗址,是中国北方较早的都城,已有近1600年历史。其坐落在陕西榆林靖边县城北58公里处的红墩界乡白城则村,为匈奴人的都城遗址,因其城墙为白铯,当地人称白城子。又因系赫连勃勃所建,故又称为赫连城。”
其实,参观游览遗址后感悟到,作为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匈奴人”迷点很多值得探究。
首先,“匈奴人”的起源以及后来的民族变迁之谜。由于“匈奴人”没有属于自己的文字,又是一个马背上的游牧民族。因此他遗留下来的记载很少,无法考证。也有人说,西罗马帝国的颠覆与“匈奴人”的西侵有很大的关系。要我说中国北方“匈奴人”的历史,就是一个虎头蛇尾的民族。在秦汉时期闪亮登场后,却是销声匿迹,不知所踪。一个硕大的民族怎么会突然淹没了呢?
其次,打开中国华夏5000年的文明历史长卷。大家都知道,在秦汉时期,中华民族的头号强敌就是北方民族的“匈奴人”。但是就在“魏晋”时期建立的的匈奴人王国,却自称是“夏朝”的后人,并建国号为“大夏”,与“夏朝”一脉相承,果真如此吗?
再次,作为“匈奴人”在中国目前唯一发现被留下来的“统万城”遗址来看,还是蛮有意思的。其建筑不论是他的制造工艺方法、使用材料、建筑物的结构、颜铯以及审美状态来看,都与肘嗌地区的建筑有所不同。单从这个遗址来看,他更像是欧洲的“哥特式”的城堡建筑,一脉相承。那么,是东方流过去的,还是西方流转至东方呢?也值得探究。(上述观点来源于本人的原创游记《闲逛于“匈奴人”城堡里的沉思》。)
由此写下了《苏幕遮·统万城怀古》词句用以表达对对匈奴人的敬意。
诗词释义:
上半阙:
赫连城,胡大夏。西北天狼,长啸斜阳下。
赫连城也叫统万城是东晋时,南匈奴贵族赫连勃勃建立的大夏国都城遗址。“胡”是指中国北方少数民族中的匈奴族人。“大夏”国号。“西北天狼”出句取材于北宋苏轼的“西北望,身寸天狼。”盘踞在中国西北地区的匈奴游牧民族,他们的所信奉图腾就是狼。想象中,群狼在斜阳下长啸,他们就是一群天生的战斗民族。

赫连城,胡大夏。

西北天狼,长啸斜阳下。
雄浑茫茫黄土坝。白堡胡杨,孤傲天边挂。
在雄浑茫茫的黄土坝上,(如今)大夏国遗址白铯的都城和北方固有的胡杨一起,孤犭虫而雄傲地伫立在黄土坝的尽头。

雄浑茫茫黄土坝。

白堡胡杨,孤傲天边挂。
下半阙:
问青天,挥泪洒。一代天骄,漠北称雄霸。
挥洒着眼泪,试问苍天。之前的一代天骄匈奴可汗,牢牢地控制着塞北的草原沙漠霸主,如今又在何方?

问青天,挥泪洒。

一代天骄,漠北称雄霸。
昔日扬鞭骑骏马。过隙神驹,今得几残瓦。
昔日扬鞭骑着骏马的匈奴人,就像马驹过隙一阵风飞驰而去。如今只留得几片废弃城堡,人去楼空。

  
当前阅读:苏幕遮·统万城怀古词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