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库 > 文评杂谈

岳飞《满江红》原稿出世:并非岳飞真作,而为明人伪作

引用:文史库 | 来源:文史网
一直以来,《满江红·怒发冲冠》被认为是民族英雄岳飞的作品,表达了岳飞对民族敌人的深仇大恨,对恢复汉唐旧土的渴望,对国家朝廷的赤胆忠诚,以及争取壮年立功的心愿.......《满江红》显示出一种浩然正气和英雄气质,是一首充满正能量的诗词,是岳飞内心的真忄青流露。
然而,在上世纪30年代,学者余嘉锡(见下图)却考证发现:《满江红》一词并非岳飞真作,而为明人伪作。自此江湖多事,数十年来关于《满江红》是不是伪作争论不休,比如夏承焘、徐著新、梁志成、孙述宇、以及广为人知的李敖等都否定满江红是岳飞作品。
那么,《满江红·怒发冲冠》真不是岳飞作品,而是明人伪作吗?上世纪八十年代,浙江发现一本古本家谱,洗刷了岳飞之冤,满江红果然是岳飞作品。

为何说《满江红》不是岳飞作品?
诸多学者质疑《满江红》,的确有一定的“依据”,笔者整理了一下,主要有以下二个。
一,上世纪30年代,余嘉锡在《四库提要辨证》中率先开炮,指出《满江红》是明朝人伪作,原因在于《满江红》突现于明弘治年间,在岳飞蒙冤被杀到明朝弘治年间大约300多年内,没有宋、元文人记载或评论这首词,一生致力整理岳飞相关资料的岳飞之孙岳珂的《金佗稡编》中也未记载,所以“来历不明,深为可疑”,“疑亦明人所伪托”。
二,继余嘉锡之后,另一个著名学者是夏承焘(见下图),上世纪60年代在《岳飞满江红词考辨》中指出,元代杂剧《宋大将岳飞米青忠》为何没有引用《满江红》,反而引用了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岳飞一生抗金,为何却在满江红中说“踏破贺兰山缺”?贺兰山在西夏,与金国的黄龙府(如今吉林)位置相反,岳飞是著名将领,不可能出现地理上重大认知错误。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学者观点比较唯心,比如学者孙述宇认为,英雄人物常无英雄感忄青,对待伟业感忄青比较淡泊,如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等就没有写出如满江红这样的英雄诗词,相反不是英雄之人,内心激动之下,更容易写出英雄诗,因此《满江红》“什九不是岳飞作的”。

学者驳斥质疑,但缺少一锤定音
一石激起千层浪,对于上述学者的质疑,学术界驳斥文章更多,但总体还是缺少一锤定音的证据。
岳飞《满江红》的完整传承,大致的确如余嘉锡考证的那样,但《金佗稡编》中没有记载,很可能是岳珂遗漏了,实际上岳飞死后,秦桧将关于岳飞的一切资料全部毁之一炬,且在当时政治环境下,私人珍藏的岳飞遗稿也未必敢于公布出来,所以《金佗稡编》等不记载满江红非常正常。
宋元时期并非没有类似的诗词,比如元人杂剧的《岳飞破虏东窗记》第三折中有《女冠子》一词:“怒发冲冠,丹心贯日,仰天怀抱激烈。功成汗马,枕戈眠月。杀金酋伏首,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言愁绝,待把山河重整,那时朝金阙。”与岳飞版的《满江红》相比,差异不小,但整体格局比较类似。
至于《满江红》中最大的地理漏洞“踏破贺兰山缺”,其实只是泛指北方,与古代常用“匈奴”来泛指北方少数民族一样,满江红中也用“匈奴”比喻北方民族。结合这首词,还可以看到岳飞志向:“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通过词中“胡虏”、“匈奴”等词汇,可以看到岳飞并非单纯的驱逐女真,而是有收复汉唐旧土,重振中华的凌云之志。
然而,这些论证却不能破解余嘉锡的“宋元不见任何记载”的怀疑,还缺少一锤定音的证据。

浙江发现一本家谱揭开真相
1983年,在浙西江山县(古名须江),发现了一本古籍《须江郎峰祝氏族谱》,族谱中记载了岳飞在1133年赠祝允哲的《满江红.与祝允哲述怀》词作,及祝氏的和作《和岳元帅述怀》。其中,族谱中收录的《满江红》,与今版相重字数为39字,但读来与今版明显略逊一筹。
岳飞《满江红.与祝允哲述怀》:怒发冲冠,想当日、身亲行列。实能是、南征北战,军声激烈。百里山河归掌握,一统士卒捣巢穴。莫等闲、白了少年头,励臣节。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金城门阙。本欲饥餐胡虏肉,常怀渴饮匈奴血。偕君行、依旧奠家邦,解郁结。
1986年,《南开学报》发表了李庄临、毛永国的《岳飞<满江红.写怀>新证》一文,通过对比今版《满江红》,以及考证岳飞事迹,证实《满江红·怒发冲冠》作者的确是岳飞:《族谱》所收是该词的原稿或初稿,现在流传的是后来的定稿。

1988年,学者朱瑞熙认为《须江郎峰祝氏族谱》是伪作,主要依据是宋朝不存在祝允哲这个人,但后来学者检索《四库全书·浙江通志》,发现南北宋之交的确有“祝允哲,江山人,荆湖制参”等记载,证实《须江郎峰祝氏族谱》并非伪作。
结合史料和族谱可知,1126年祝允哲督理江广粮饷,提督荆襄军务,1141年岳飞下狱时,曾向宋高宗赵构上奏《乞保良将疏》,以全家70口忄生命担保,希望朝廷让岳飞领兵抗金,因而被贬为潮州推営,途经富阳县时获悉岳飞遇害,昏厥于地,数天之后逝世,葬富阳县白升山。
由此可见,岳飞与祝允哲关系莫逆,因而才有两人互赠诗词,祝允哲后人传下来的《满江红.与祝允哲述怀》,是今版岳飞《满江红》词为岳飞真作的铁证。

岳飞,中华民族的脊梁,历史上的英雄,可惜却被一次又一次的“污蔑”:宋有秦桧“莫须有”陷害岳飞,让岳飞冤死风波亭;清有康熙贬低岳飞能力,认为即便北伐也不敌金兵,反而会惹怒金兵,主张议和的秦桧才是南宋大功臣;近代以来,又有学者认为《满江红》作者不是岳飞;现代学者更甚,直接否定岳飞民族英雄身份........再强的岳飞,也经不起这么一次又一次的污蔑诋毁。
在纪念鲁迅大会上,郁达夫曾说“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一个有英雄却不知敬重爱惜的民族是不可救约的”,但愿学者们能对岳飞稍微友善一些。
参考资料:《关于岳飞《满江红》词的张北问题》

  
当前阅读:岳飞《满江红》原稿出世:并非岳飞真作,而为明人伪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