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库 > 野史秘闻

李莲英是不是太监?江苏督学逼慈禧脱下李莲英裤子以验明正身

引用:文史库 | 来源:文史网
李莲英是不是太监?江苏督学逼慈禧脱下李莲英裤子以验明正身

据《清稗类钞》记载:
  王遗贬祭酒先谦之督学江苏也,名与黄漱兰侍郎齐,外间传其实贿李莲英而得此差。既瓜代,虑名为李污,乃疏劾之,并谓并非真阉,词颇秽亵。孝钦后览奏,震怒,解李衣而众示之。遂以是罢归,然王之直声,动天下矣。既出京,李尝语人曰:≡赂舍阅人多,从未见如王之狡者,昏暮而乞吾怜,明白而攻吾短,彼谓可以掩其过,吾谓适以彰其丑耳。南人多诈,王其表表者乎!」知之者则曰:「李既衔王,故以是损其誉也。」
    这句文言文的白话意思是:
   王先谦曾任国子监祭酒、江苏学政,在当时与黄漱兰侍郎齐名,外间传闻他任此职其实是通过贿络李莲英而得的差使。
   等到任期满交接后,王先谦顾虑名声被李莲英玷污,于是就上疏弓单劾他,并且说李莲英并不是真正的阉人,用词非常污秽亵渎。
   慈禧阅览他的奏本后,非常愤怒,解开李连英的衣裤叫大家看是不是真阉。
   随后王先谦罢职回家,然而王先谦的耿直名声,已经传遍天下。等到他离开京城,李莲英曾经对人说:”我阅人很多,从没有见到象王先谦这个狡诈的人,傍晚时来乞求我帮他,第二天天明则公然揭我的短处,他认为可以掩盖他的过错,我认为正是揭露他的丑恶行径。南方人多女干诈,王先谦的外表就象他的为人一样。
   知道这事的人则说:“李莲英痛恨王谦,所以这样说以损害王的名誉。”
  王先谦是晚清一代巨儒,著作颇丰,然此人并非只是著书立说的清儒,他的很多行为远超世人对儒学大师的认识,有时候很激进很放浪,有时候又很保守很顽固。正如他所处的那个年代一样,是历史关键处的矛盾体,
   以老倪看,早年他谋得国子监祭酒与江苏学政的职位,李莲英或许没收过的他的好处,但是至少是帮他说过话的。只是他任职江苏学政后,耻于李莲英的帮助,或者与李莲英产生间隙。而且以李莲英当时的特殊身份与地位,放出这样的风声,也意味着王先谦要么向李认怂,要么仕途就此止ń
   显然李的做派,深深地激怒了王,但是他很懂得进退谋略。在职期间,隐忍不发,任期满后,马上上疏弓单劾李莲英,为自己敝清污名。而且言辞还颇下流秽亵。不仅羞辱了李莲英,同样也羞辱了清太后慈禧

他的这个上疏,本是彻头彻尾的造谣,但是这些话从他这样的人嘴里说出来,还就有人信。一时间朝野上下,议论纷纷。
    要知道,如果李莲英不是阉人,依他与慈禧的亲密程度,慈禧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不仅仅涉及到慈禧的清白,还威胁到慈禧的政治权力与地位,所以逼得慈禧不得不下令当众脱下李莲英的裤子,示众,以证自己的清白。由此可见王遗贬其人心计之狠毐。
   此举,或许是他早就谋划好了的,也说明他早已无心恋官,已经做好离开官场的准备,只是在制造一个体面离开官场的事件和借口。
    果然, 一下子为他赢得天下耿直的美誉。尔后迅速茨-仓倩丶遥だ筇油觥<幢闳ㄇ愠暗慈禧太后,也无可奈何
  “南人多诈,王其表表者乎!”李莲英对他的评价虽是泄愤之语,倒也贴切。
二0二0年五月二十日

  
当前阅读:李莲英是不是太监?江苏督学逼慈禧脱下李莲英裤子以验明正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