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库 > 中医

黃帝內經·素問(一)_《黄帝内经》原文 翻译 注释 赏析

引用:文史库 | 来源:文史网

  黃帝內經素問譯解上古天真論篇第一昔在黃帝,生而神靈,弱而能言,幼而徇齊,長而敦敏,成而登天。

  乃問于天師曰:余聞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今時之人,年半百而動作皆衰者。時世異耶人將失之耶?

  岐伯對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陰陽,和于術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

  今時之人不然也,以酒為漿,以妄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米青,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滿,不時御神,務快其心,逆于生樂,起居無節,故半百而衰也。

  夫上古聖人之教下也,皆謂之虛邪賊風避之有時,恬惔虛無,真氣從之,米青神內守,病安從來。

  是以志閑而少欲,心安而不懼,形勞而不倦,氣從以順,各從其欲,皆得所願。故美其食,任其服,樂其俗,高下不相慕,其民故曰樸。

  是以嗜欲不能勞其目,氵㸒邪不能惑其心,愚智賢不肖,不懼于物,故合于道。

  所以能年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者,以其德全不危也。

  帝曰:人年老而無子者,材力盡邪?將天數然也?

  岐伯曰:女子七歲腎氣盛,齒更髮長。

  二七而天癸至,任脈通,太沖脈盛,月事以時下,故有子。

  三七腎氣平均,故真牙生而長極。

  四七筋骨堅,髮長極,身體盛壯。

  五七陽明脈衰,面始焦,髮始墮。六七三陽脈衰于上,面皆焦,髮始白。

  七七任脈虛,太沖脈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壞而無子也。

  丈夫八歲腎氣實,髮長齒更。

  二八腎氣盛,天癸至,米青氣溢瀉,陰陽和,故能有子。

  三八腎氣平均,筋骨勁強,故真牙生而長極。

  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滿壯。

  五八腎氣衰,髮墮齒槁。六八陽氣衰竭於上,面焦,髮鬢頒白。

  七八月干氣衰,筋不能動,天癸竭,米青少,腎臟衰,形體皆極。

  八八則齒髮去。

  腎者主水,受五臟六腑之米青而藏之,故五臟盛,乃能瀉。

  今五臟皆衰,筋骨解墮,天癸盡矣,故髮鬢白,身體重,行步不正,而無子耳。

  帝曰:有其年已老,而有子者:何也?岐伯曰:此其天壽過度,氣脈常通,而腎氣有餘也。此雖有子,男子不過盡八八,女子不過盡七七,而天地之米青氣皆竭矣。

  帝曰:夫道者年皆百歲,能有子乎?岐伯曰:夫道者能卻老而全形,身年雖壽,能生子也。

  黃帝曰:余聞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陰陽,呼吸米青氣,獨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壽敝天地,無有終時,此其道生。

  中古之時,有至人者,淳德全道,和于陰陽,調于四時,去世離俗,積米青全神,游行天地之間,視聽八遠之外,此蓋益其壽命而強者也。亦歸于真人。

  其次有聖人者,處天地之和,從八風之理,適嗜欲于世俗之間,無恚嗔之心,行不欲離于世,被服章,舉不欲觀于俗,外不勞形於事,內無思想之患,以恬愉為務,以自得為功,形體不敝,米青神不散,亦可以百數。其次有賢人者,法則天地,象似日月,辨列星辰,逆從陰陽,分別四時,將從上古合同于道,亦可使益壽而有極時。

  四氣調神大論篇第二春三月,此為發陳。天地俱生,萬物以榮,夜臥早起,廣步于庭,被髮緩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殺,予而勿奪,賞而勿罰,此春氣之應,養生之道也;逆之則傷月干,夏為實寒變,奉長者少。

  夏三月,此為蕃秀。天地氣交,萬物華實,夜臥早起,無厭于日,使志勿怒,使華英成秀,使氣得泄,若所愛在外,此夏氣之應,養長之道也;逆之則傷心,秋為痎瘧,奉收者少,冬至重病。

  秋三月,此謂容平,天氣以急,地氣以明,早臥早起,與雞俱興,使志安寧,以緩秋刑,收斂神氣,使秋氣平,無外其志,使肺氣清,此秋氣之應,養收之道也;逆之則傷肺,冬為飧泄,奉藏者少。

  冬三月,此為閉藏。水冰地坼,勿擾乎陽,早臥晚起,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去寒就溫,無泄皮膚,使氣極奪。此冬氣之應,養藏之道也;逆之則傷腎,春為痿厥,奉生者少。

  天氣清淨,光明者也,藏德不止,故不下也。

  天明則日月不明,邪害空竅。陽氣者閉塞,地氣者冒明,雲霧不米青,則上應白露不下。

  交通不表,萬物命故不施,不施則名木多死。惡氣不發,風雨不節,白露不下,則菀?不榮。賊風數至,暴雨敾鸲○,天地四時不相保,與道相失,則未央絕滅。唯聖人從之,故身無奇病,萬物不失,生氣不竭。

  逆春氣則少陽不生,月干氣內變。

  逆夏氣則太陽不長,心氣內洞。

  逆秋氣則太陰不收,肺氣焦滿。

  逆冬氣則少陰不藏,腎氣獨沉。

  夫四時陰陽者,萬物之根本也。所以聖人春夏養陽,秋冬養陰,以從其根;故與萬物沉浮于生長之門,逆其根則伐其本,壞其真矣。故陰陽四時者,萬物之終始也;生死之本也;逆之則災害生,從之則苛疾不起,是謂得道。道者聖人行之,愚者佩之。從陰陽則生,逆之則死;從之則治,逆之則亂。反順為逆,是謂內格。

  誓-仓事}人不治己病,治未病不治己亂、治未亂,此之謂也。夫病已成而後藥之,亂己成而後治之,譬猶渴而穿井,鬥而鑄錐,不亦晚乎?

  生氣通天論篇第三黃帝曰: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陰陽。

  天地之間,六合之內,其氣九州、九竅、五臟十二節,皆通乎天氣。

  其生五,其氣三,數犯此者,則邪氣傷人,此壽命之本也。

  蒼天之氣,清靜則志意治,順之則陽氣固,雖有賊邪,弗能害也,此因時之序。

  故聖人傳米青神,服天氣而通神明。失之則冩趤]]九竅,外壅肌肉,衛氣解散,此謂自傷,氣之削也。

  陽氣者,若天與日,失其所,則折壽而不彰。故天運當以日光明。誓-仓赎栆蚨希l外者也。

  因于寒,欲如運樞,起居如驚,神氣乃浮。

  因於暑汗,煩則喘喝,靜則多言。

  體若燔炭,汗出而散。

  因于濕,首如裹。濕熱不攘,大筋?短,小筋馳長。?短為拘,馳長為痿。

  因于氣,為腫。四維相代,陽氣乃竭。

  陽氣者,煩勞則張,米青絕,辟積于夏,使人煎厥;目盲不可以視,耳閉不可以聽,潰潰乎若壞都,汨汨乎不可止。

  陽氣者,大怒則形氣絕而血菀于上,使瓤谠省厥。

  有傷於筋,縱,其若不容。

  汗出偏沮,使人偏枯。

  汗出見濕,乃生痤疿。

  高梁之變,足生大丁受如持虛。

  勞汗當風,寒薄為●,鬱乃痤。

  陽氣者,米青則養神,柔則養筋。

  開闔不得,寒氣從之,乃生大僂。

  陷脈為?,留連肉腠。

  俞氣化薄,傳為善畏,及為驚駭。

  營氣不從,逆于肉理,乃生癰腫。魄汗未盡,形弱而氣爍,穴俞以閉,發為風瘧。

  故風者,百病之始也,清靜則肉腠閉拒,雖有大風苛毐,弗之能害,此因時之序也。

  故病久則傳化,上下不并,良醫弗為。

  故陽畜積病死,而陽氣當隔。隔者當瀉,不亟正治,粗乃敗之。

  故陽氣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氣生,日中而陽氣隆,日西而陽氣已虛,氣門乃閉。誓-仓誓憾站埽瑹o擾筋骨,無見霧露,反此三時,形乃困薄。

  岐伯曰:陰者藏米青而起極也,陽者衛外而為固也。陰不勝其陽,則脈流薄疾,并乃狂。陽不勝其陰,則五臟氣爭,九竅不通。

  是以聖人陳陰陽,筋脈和同,骨髓堅固,氣血皆從。如是則內外調和,邪不能害,耳目聰明,氣立如故。

  風客氵㸒氣,米青乃亡,邪傷月干也。

  因而飽食,筋脈橫解,腸澼為痔。

  因而大飲,則氣逆。

  因而強力,腎氣乃傷,高骨乃壞。

  凡陰陽之要,陽密乃固,兩者不和,若春無秋,若冬無夏。因而和之,是謂聖度。

  故陽強不能密,陰氣乃絕。

  陰平陽秘,米青神乃治;陰陽離決,米青氣乃絕。

  因于露風,乃生寒熱。

  是以春傷于風,邪氣留連,乃為洞泄。

  夏傷于暑,秋為痎瘧。

  秋傷於濕,上逆而咳,發為痿厥。

  冬傷於寒,春必溫病。

  四時之氣,更傷五臟。

  陰之所生,本在五味;陰之五宮,傷在五味。

  誓-仓饰哆^於酸,月干氣以津,脾氣乃絕。

  味過于鹹,大骨氣勞,短肌,心氣抑。

  味過于甘,心氣喘滿,铯黑,腎氣不衡。

  味過于苦,脾氣不濡,胃氣乃厚。

  味過于辛,筋脈沮弛,米青神乃央。誓-仓手敽臀逦叮钦钊幔瑲庋粤鳎砝硪悦埽缡莿t骨氣以米青。謹道如法,長有天命。

  金匱真言論篇第四黃帝問曰:天有八風,經有五風,何謂?

  岐伯對曰:八風發邪以為經風,觸五臟,邪氣發病。

  所謂得四時之勝者,春勝長夏,長夏勝冬,冬勝夏,夏勝秋,秋勝春,所謂四時之勝也。

  東風生於春,病在月干,俞在頸項;南風生於夏,病在心,俞在胸肋;西風生於秋,病在肺,俞在肩背;北風生於冬,病在腎,俞在腰股,中央為土,病在脾,俞在脊。

  故春氣者,病在頭;夏氣者,病在臟;秋氣者,病在肩背;冬氣者,病在四肢。

  故春善病鼽衄,仲夏善病胸脅,長夏善病洞泄寒中,秋善病風瘧,冬善痺厥。

  故冬不按蹻,春不鼽衄;春不病頸項,仲夏不病胸肋;長夏不病洞泄寒中,秋不病風瘧,冬不病痺厥,飧泄而汗出也。

  夫米青者,身之本也。故藏鞖鲍者,春不病溫。夏暑汗ɑ出者,秋成風瘧,此平人脈法也。

  故曰:陰中有陰,陽中有陽。平旦至日中,天之陽,陽中之陽也;日中至黃昏,天之陽,陽中之陰也;合夜至雞鳴,天之陰,陰中之陰也;雞鳴至平旦,天之陰,陰中之陽也。

  故人亦應之,夫言人之陰陽,則外為陽,內為陰。言人身之陰陽,則背為陽,腹為陰。言人身之臟腑中陰陽,則臟者為陰,腑者為陽。月干心脾肺腎五臟皆為陰,膽胃大腸小腸膀胱三焦六腑皆為陽。

  所以欲知陰中之陰,陽中之陽者,何也?為冬病在陰,夏病在陽,春病在陰,秋病在陽,皆視其所在,為施針石也。

  故背為陽,陽中之陽心也;背為陽,陽中之陰肺也;腹為陰,陰中之陰腎也,陰中之陽月干也;腹為陰,陰中之至陰脾也。

  此皆陰陽表裏,內外雌雄,相輸應也。故以應天之陰陽也。

  帝曰:五臟應四時,各有收受乎?

  岐伯曰:有。東方青铯,入通於月干,開竅於目,藏米青於月干。其病發驚駭,其味酸,其類草木,其畜雞,其穀麥,其應四時,上為歲星,是以春氣在頭也。其音角,其數八,是以知病之在筋也。其臭臊。

  南方赤铯入通於心,開竅於耳,藏於心,故病在五臟。其味苦,其類火,其畜羊,其穀黍,其應四時,上為熒惑星。是以知病之在脈也。其音征,其敾鸲∵,其臭焦。

  中央黃铯入通於脾,開竅於口,藏米青於脾,故病在舌本。其味甘,其類土,其畜牛,其穀稷,其應四時,上為鎮星。是以知病之在肉也。其音宮,其數五,其臭香。

  西方白铯,入通於肺,開竅於鼻,藏米青於肺,故病背。其味辛,其類金,其畜馬,其穀稻,其應四時,上為太白星。是以知病之在皮毛也。其音商,其數九,其臭腥。

  北方黑铯,入通於腎,開竅於二陰,藏米青於腎,故病在谿。其味鹹,其類水,其畜彘,其穀豆,其應四時,上為辰星。是以知病之在骨也。其音羽,其數六,其臭腐。

  故善為脈者,謹察五臟六腑,一逆一從,陰陽表裏雌雄之紀,藏之心意,合心鞖鲍,非其人勿教,非其张别授,是謂得道。

  陰陽應象大論篇第五黃帝曰: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也,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治病必求於本。

  故積陽為天,積陰為地。陰靜陽燥,陽生陰長,陽殺陰藏,陽化氣,陰成形。

  寒極生熱,熱極生寒,寒氣生濁,熱氣生清。清氣在下,則生飧泄;濁氣在上,則生●脹。此陰陽反作,病之逆從也。

  故鞘艝為天,濁陰為地;地氣上為雲,天氣下為雨;雨出地氣,雲出天氣。

  故鞘艝出上竅,濁陰出下竅;鞘艝發腠理,濁陰走五臟;鞘艝實四肢,濁陰歸六腑。

  水為陰,火為陽;陽為氣,陰為味。

  味歸形,形歸氣,氣歸米青,米青歸化,米青食氣,形食味,化生米青,氣生形。

  味傷形,氣傷米青;米青化為氣,氣傷於味。

  陰味出下竅;陽氣出上竅。

  味厚者為陰,薄為陰之陽。氣厚者為陽,薄為陽之陰。

  味厚則泄,薄則通。氣薄則發泄,厚則發熱。

  壯火之氣衰,少火之氣壯。壯火食氣,氣食少火。壯火散氣,少火生氣。

  氣味,辛甘發散為陽,酸苦涌泄為陰。

  陰勝則陽病,陽勝則陰病。陽勝則熱,陰勝則寒。重寒則熱,重熱則寒。

  寒傷形,熱傷氣。氣傷痛,形傷腫。故先痛而後腫者氣傷形也,先腫而後痛者形傷氣也。

  風勝則動,熱勝則腫。燥勝則乾,寒勝則浮,濕勝則濡瀉。

  天有四時五行以生長收藏,以生寒暑燥濕風。人有五臟化五氣,以生喜怒悲憂恐。

  故喜怒傷氣,寒暑傷形。

  暴怒傷陰,暴喜傷陽。

  厥氣上行,滿脈去形。

  喜怒不節,寒暑過度,生乃不固。

  故重陰必陽,重陽必陰。

  故曰:冬傷於寒,春必溫病,春傷於風,夏生飧泄,夏傷於暑,秋必痎瘧;秋傷於濕,冬生咳嗽。

  帝曰:余聞上古聖人,論理人形,列別臟腑,端絡經脈,會通六合,各從其經,氣穴所發,各有處名,谿谷屬骨,皆有所起。分部逆從,各有條理。四時陰陽,盡有經紀。外內之應,皆有表裏,其信然乎。

  岐伯對曰: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月干,月干生筋,筋生心,月干主目。其在天為玄,在人為道,在地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神在天為風,在地為木,在體為筋,在臟為月干。在铯為蒼,在音為角,在聲為呼,在變動為握,在竅為目,在味為酸,在志為怒。怒傷月干,悲勝怒,風傷筋,燥勝風,酸傷筋,辛勝酸。

  南方生熱,熱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心主舌。其在天為熱,在地為火,在體為脈,在臟為心,在铯為赤,在音為徵,在聲為笑,在變動為憂,在竅為舌,在味為苦,在志為喜。喜傷心,恐勝喜。熱傷氣,寒勝熱。苦傷氣,鹹勝苦。

  中央生濕,濕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脾主口。其在天為濕,在地為土,在體為肉,在臟為脾,在铯為黃,在音為宮,在聲為歌,在變動為噦,在竅為口,在味為甘,在志為思。思傷脾,怒勝思,濕傷肉,風勝濕,甘傷肉,酸勝甘。

  西方生燥,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在腎,肺主鼻。其在天為燥,在地為金,在體為皮毛,在臟為肺,在铯為白,在音為商,在聲為哭,在變動為咳,在竅為鼻,在味為辛,在志為憂。憂傷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苦勝辛。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月干,腎主耳。其在天為寒,在地為水,在體為骨,在臟為腎,在铯為黑,在音為羽,在聲為呻,在變動為慄,在竅為耳,在味為鹹,在志為恐。恐傷腎,思勝恐,寒傷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也;陰陽者,血氣之男女也;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水火者,陰陽之徵兆也;陰陽者,萬物之能始也。故曰:陰在內,陽之守也,陽在外,陰之使也。

  帝曰:法陰陽奈何?

  岐伯曰:陽盛則身熱,腠理閉,喘麤為之俛抑,汗ɑ出而熱,齒乾,以煩冤腹滿死,能冬不能夏。

  陰勝則身寒,汗出身長清,數慄而寒,寒則厥,厥則腹滿死,能夏不能冬。此陰陽更勝之變,病之形能也。

  帝曰:調此二者,奈何?岐伯曰:能知七損八益,則二者可調,不知用此,則早衰之節也。

  年四十而陰氣自半也,起居衰矣。年五十體重,耳目不聰明矣。年六十,陰痿,氣大衰,九竅不利,下虛上實,涕泣俱出矣。

  故曰:知之則強,不知則老,故同出而名異耳。智者察同,愚者察異,愚者不足,智者有餘,有餘而耳目聰明,身體強健,老者復壯,壯者益治。

  是以聖人為無為之事,樂恬憺之能,從欲快志于虛無之守,故壽命無窮,與天地終,此聖人之治身也。

  天不足西北,故西北方陰也,而人右耳目不如左明也。地不滿東南,故東南方陽也,而人左手足不如右強也。

  帝曰:何以然?岐伯曰:東方陽也,陽者其米青並於上,並於上則上明而下虛,故使耳目聰明而手足不便。西方陰也,陰者其米青並於下,並於下則下盛而上虛,故其耳目不聰明而手足便也。故俱感於邪,其在上則右甚,在下則左甚,此天地陰陽所不能全也,故邪居之。

  故天有米青,地有形,天有八紀,地有五理,故能為萬物之父母。

  鞘艝上天,濁陰歸地,誓-仓侍斓刂畡屿o,神明為之綱紀,故能以生長收藏,終而復始。

  惟賢人上酉已天以養頭,下象地以養足,中傍人事以養五臟。

  天地通於肺,地氣通於嗌,風氣通於月干,雷氣通於心,穀氣通於脾,雨氣通於腎。

  六經為川,腸胃為海,九竅為水注之氣。

  以天地為之陰陽,陽之汗以天地之雨右之;陽之氣以天地之疾風名之。暴氣象雷,逆氣象陽。

  故治不法天之紀,不用地之理,則災害至矣。

  故邪風之至,疾如風雨,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膚,其次治筋脈,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臟。治五臟者,半死半生也。

  故天之邪氣感,則害人五臟;水谷之寒熱感,則害於六腑;地之濕氣感,則害皮肉筋脈。

  故善用針者,從陰引陽,從陽引陰,以右治左,以左治右,以我知彼,以表知裏,以觀過與不及之理,見微得過,用之不殆。

  善診者,察铯按脈,先別陰陽,審清濁而知部分;視喘息,聽音聲,而知所苦;觀權衡規矩,而知病所主;按尺寸,觀浮沈滑澀而知病所生以治。無過以診則不失矣。

  故曰:病之始起也,可刺而已;其盛,可待衰而已。

  故因其輕而揚之,因其重而減之,因其衰而彰之。

  形不足者,溫之以氣;米青不足,補之以味。

  其高者,因而越之;其下者,引而竭之;中滿者瀉之於內。

  其有邪者,漬形以為汗;其在皮者,汗而發之;其慄悍者,按而收之,其實者散而瀉之。

  審其陰陽,以別柔剛。

  陽病治陰,陰病治陽。

  定其血氣,各守其鄉。

  血實宜決之,氣虛宜掣引之。

  陰陽離合篇第六黃帝問曰:余聞天為陽,地為陰,日為陽,月為陰。大小月三百六十日成一歲,人亦應之。今三陰三陽不應陰陽;其故何也?

  岐伯對曰:陰陽者數之可十,推之可百,數之可千,推之可萬,萬之大不可勝數,然其要一也。

  天覆地載,萬物方生。未出地者,命曰陰處,名曰陰中之陰;則出地者,命曰陰中之陽。

  陽予之正,陰為之主。故生因春,長因夏,收因秋,藏因冬。夫常則天地四塞。陰陽之變,其在人者,亦數之可數。

  帝曰:願聞三陰三陽之離合也。岐伯曰:聖人南面而立,前曰廣明,後曰太沖。太沖之地,名曰少陰、少陰之上,名曰太陽。太陽根起於至陰,結於命門,名曰陰中之陽。

  中身而上名曰廣明。廣明之下名曰太陰,太陰之前,名曰陽明。陽明根起於厲兌,名曰陰中之陽。

  厥陰之表,名曰少陽。少陽根起於竅陰,名曰陰中之少陽。

  誓-仓嗜栔x合也:太陽為開,陽明為闔,少陽為樞。三經者不得相失也,搏而勿浮,命曰一陽。

  帝曰:願聞三陰?岐伯曰:外者為陽。內者為陰。然則中為陰,其沖在下,名曰太陰,太陰根起於隱白,名曰陰中之陰。

  太陰之後,名曰少陰,少陰根起於涌泉,名曰陰中之少陰。

  少陰之前,名曰厥陰,厥陰根起於大敦,陰之絕陽,名曰陰之絕陰。

  誓-仓嗜幹x合也,太陰為開,厥陰為闔,少陰為樞。三經者不得相失也,搏而勿沉,名曰一陰。

  陰陽●●,積傳為一周,氣裏形表,而為相成也。

  陰陽別論篇第七黃帝問曰:人有四經,十二從,何謂?岐伯對曰:四經,應四時;十二從,應十二月;十二月應十二脈。

  脈有陰陽,知陽者知陰,知陰者知陽。

  凡陽有五,五五二十问艝。

  所謂陰者,真臟也。見則為敗,敗必死也。

  所謂陽者,胃脘之陽也。

  別於陽者,知病處也,別於陰者,知生死之期。

  三陽在頭,三陰在手,所謂一也。

  別於陽者,知病忌時,別於陰者,知死生之期。

  謹熟陰陽,無與眾謀。

  所謂陰陽者,去者為陰,至者為陽,靜者為陰,動者為陽,遲者為陰,數者為陽。

  凡持真脈之藏脈者,月干主懸絕急,十八日死;心至懸絕,九日死;肺至懸絕,十二日死;腎至懸絕,七日死;脾至懸絕,四日死。

  曰:二陽之病發心脾,有不得隱曲,女子不月;其傳為風消,其傳為息賁者,死不治。

  曰:三陽為病,發寒熱,下為癰腫,及為痿厥,●●;其傳為索澤,其傳為?疝。

  曰:一陽發病,少氣,善咳,善泄;其傳為心掣,其傳為隔。

  二陽一陰發病,主驚駭、背痛、善噫、善欠,名曰風厥。

  二陰一陽發病,善脹、心滿善氣。

  三陰三陽發病,為偏枯萎易,四肢不舉。

  鼓一陽曰鉤,鼓一陰曰毛,鼓陽勝急曰弦,鼓陽至而絕曰石,陰陽相過曰溜。

  陰爭於內,陽擾於外,魄汗未藏,四逆而起,起則熏肺,使人喘嗚。

  陰之所生,和本曰和。

  誓-仓蕜偱c剛,陽氣破散,陰氣乃消亡。

  淖則剛柔不和,經氣乃絕。

  死陰之屬,不過三日而死,生陽之屬,不過四日而死。

  所謂生陽死陰者,月干之心謂之生陽,心之肺謂之死陰,肺之腎謂之重陰,腎之脾謂之辟陰,死不治。

  結陽者,腫四支。

  結陰者,便血一升,再結二升,三結三升。

  陰陽結斜,多陰少陽曰石水,少腹腫。

  二陽結,謂之消。

  三陽結,謂之隔。

  三陰結,謂之水。

  一陰一陽結,謂之喉痺。

  陰搏陽別,謂之有子。陰陽虛,腸澼死。

  陽加於陰,謂之汗。

  陰虛陽搏,謂之崩。

  三陰俱搏,二十日夜半死;二陰俱搏,十三日夕時死;一陰俱搏,十日死;三陽搏且鼓,三日死;三陰三陽俱搏,心腹滿,發盡不得隱曲,五日死;二陽俱搏,其病溫,死不治,不過十日死。

  靈蘭秘典論篇第八黃帝問曰:願聞十二臟之相使,貴賤何如?

  岐伯對曰:悉乎哉問也。請遂言之!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

  肺者,相傅之官,治節出焉。

  月干者,將軍之官,謀慮出焉。

  膽者中正之官,決斷出焉。膻中者,臣使之官,喜樂出焉。

  脾胃者,食廩之官,五味出焉。

  大腸者,傳道之官,變化出焉。

  小腸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

  腎者,作強之官,伎巧出焉。三焦者,決瀆之官,水道出焉。

  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

  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故主明則下安,以此養生則壽,沒世不殆,以為天下則大昌。主不明則十二官危,使道閉塞而不通,形乃大傷,以此養生則殃,以為天下者,其宗大危,戒之戒之。

  至道在微,變化無窮,孰知其原。

  窘乎哉,消者瞿瞿,孰知其要。閔閔之當,孰者為良。

  恍惚之數,生於毫釐,毫釐之數,起於度量,千之萬之,可以益大,推之大之,其形乃制。

  黃帝曰:善哉,余聞米青光之道,大聖之業,而宣明大道,非齊戒擇吉日不敢受也。黃帝乃擇吉日良兆,而藏靈蘭之室,以傳保焉。

  六節藏象論篇第九黃帝問焉:余聞以六六之節,以成一歲,人以九九制會,計人亦有三百六十五節,以為天地,久矣。不知其所謂也?

  岐伯對曰:昭乎哉問也,請遂言之!夫六六之節,九九制會者,所以正天之度,氣之數也。天度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氣數者,所以紀化生之用也。

  天為陽,地為陰;日為陽,月為陰;行有分紀,周有道理。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而有奇焉。故大小月三百六十五日而成歲、積氣餘而盈閏矣。

  立端於始,表正於中,推餘於終,而天度畢矣。

  帝曰:余已聞天度矣。願聞氣數,何以合之?岐伯曰:天以六六為節,地以九九制會,天有十日,日六竟而周甲,甲六覆而終歲,三百六十日法也。

  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於陰陽。其氣九州九竅,皆通乎天氣。

  故其生五,其氣三。

  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三而三之,合則為九。九分為九野,九野為九臟;故形臟四,神臟五,合為九臟以應之也。

  帝曰:余已聞六六九九之會也,夫子言積氣盈闊,願聞何謂氣?請夫子發蒙解惑焉。岐伯曰:此上帝所秘,先師傳之也。帝曰:請遂聞之。岐伯曰:五日謂之候,三候謂之氣,六氣謂之時,四時謂之歲,而各從其主治焉。五運相襲而皆治之,終期之日,周而復始,時立氣佈,如環無端,候亦同法。故曰不知年之所加,氣之盛衰,虛實之所起,不可以為工矣。

  帝曰:五運之始,如環無端,其太過不及如何?岐伯曰:五氣更立,各有所勝,盛虛之變,此其常也。

  帝曰:平氣何如?岐伯曰,無過者也。

  帝曰:太過不及奈何?岐伯曰:在經有也。

  帝曰:何謂所勝?岐伯曰:春勝長夏,長夏勝冬,冬勝夏,夏勝秋,秋勝春,所謂得五行時之勝,各以氣命其臟。

  帝曰:何以知其勝?岐伯曰:求其至也,皆歸始春,未至而至,此謂太過,則薄所不勝,而乘所勝也。命曰氣氵㸒不分,邪僻內生,工不能禁。至而不至,此謂不及,則所勝妄行,而所生受病,所不勝薄之也,命曰氣迫。所謂求其至者,氣至之時也。謹候其時,氣可與期,失時反候,五治不分,邪僻內生,工不能禁也。

  帝曰:有不襲乎?岐伯曰:蒼天之氣,不得無常也。氣之不襲是謂非常,非常則變矣。

  帝曰:非常而變奈何?岐伯曰:變至則病,所勝則微,所不勝則甚。因而重感於邪則死矣,故非其時則微,當其時則甚也。

  帝曰:善。余聞氣合而有形,因變以正名。天地之運,陰陽之化,其於萬物孰少孰多,可得聞乎?

  岐伯曰:悉哉問也,天至廣,不可度,地至大,不可量。大神靈問,請陳其方。草生五铯,五铯之變,不可勝視,草生五味,五味之美不可勝極,嗜欲不同,各有所通。天食人以五氣,地食人以五味。五氣入鼻,藏於心肺,上使五铯修明,音聲能彰;五味入口,藏於腸胃,味有所藏,以養五氣,氣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

  帝曰:臟象何如?

  岐伯曰:心者生之本,神之變也;其華在面,其充在血脈,為陽中之太陽,通於夏氣。

  肺者,氣之本,魄之處也;其華在毛,其充在皮,為陽中之太陰,通於秋氣。

  腎者主蟄,封藏之本,米青之處也;其華在髮,其充在骨,為陰中之少陰。通於冬氣。

  月干者,罷極之本,魂之居也;其華在爪,其充在筋,以生血氣,其味酸,其铯蒼,此為陽中之少陽。通於春氣。

  脾、胃、大腸、小腸、三焦、膀胱者、食廩之本,營之居也,名曰器,能化糟粕,轉味而入出者也,其華在唇四白,其充在肌,其味甘,其铯黃,此至陰之類,通於土氣。

  凡十一臟,取決於膽也。

  故人迎一盛病在少陽、二盛病在太陽、三盛病在陽明、四盛以上為格陽。

  寸口一盛病在厥陰、二盛病在少陰、三盛病在太陰、四盛已上為關陰。人迎與寸口俱盛四倍以上為關格。關格之脈,贏不能極於天地之米青氣則死矣。

  五藏生成篇第十心之合脈也,其榮铯也,其主腎也。

  肺之合皮也,其榮毛也,其主心也。

  月干之合筋也,其榮爪也,其主肺也。

  脾之合肉也,其榮唇也,其主月干也。

  腎之合骨也,其榮髮也,其主脾也。

  誓-仓识嗍雏y,則脈凝泣而變铯;多食苦,則皮稿而毛拔;多食辛,則筋急而爪枯;多食酸,則肉胝●而唇揭;多食甘,則骨痛而髮落,此五味之所傷也。故心欲苦,肺欲辛,月干欲酸,脾欲甘,腎欲鹹,此五味之所合也。

  五臟之氣,故铯見青如草茲者死,黃如枳實者死,黑如●者死,赤如衄血者死,白如枯骨者死,此五铯之見死也。青如翠羽者生,赤如雞冠者生,黃如蟹腹者生,白如豕膏者生,黑如烏羽者生,此五铯之見生也。生於心,如以縞裹朱。生於肺,如以縞裹紅。生於月干,如以縞裹紺。生於脾,如以縞裹括蔞實。生於腎,如以縞裹紫。此五臟所生之外榮也。

  铯味當五臟,白當肺辛,赤當辛苦,青當月干酸,黃當脾甘,黑當腎鹼。故白當皮,赤當脈,青當筋,黃當肉,黑當骨。

  諸脈者,皆屬於目;諸髓者,皆屬於腦;諸筋者,皆屬於節;諸血者,皆屬於心;諸氣者,皆屬於肺,此四肢八谿之朝夕也。故人臥血歸於月干,月干受血而能視,足受血而能步,掌受血而能握,指受血而能攝。臥出而風吹之,血凝於膚者為痺,凝於脈者為泣、凝於足者為厥。此三者,血行而不得反其空,故為痺厥也。人有大谷十二分,小溪三百五十四名,少十二俞,此皆衛氣所留止,邪氣之所客也,針石緣而去之。

  診病之始,五決為紀。欲知其始,先建其母。所謂五決者,五脈也。

  是以頭痛巔疾,下虛上實,過在足少陰巨陽,甚則入腎。徇蒙招尤,目冥耳聾,下實上虛,過在足少陽厥陰,甚則入月干。腹滿●脹,支膈胠脅、下厥上冒,過在足太陰陽明。咳嗽上氣,厥在胸中,過在手陽明太陰。心煩頭痛,病在膈中,過在手巨陽少陰。

  夫脈之小大,滑澀浮沈,可以指別。五臟之象,可以類推。五臟相音,可以意識。五铯微診,可以目察。能合脈铯,可以萬全。

  赤脈之至也,喘而堅。診曰:有積氣在中,時害於食名曰心痺。得之外疾,思慮而心虛,故邪從之。

  白脈之至也,喘而浮。上虛下實,驚,有積氣在胸中,喘而虛。名曰肺痺。寒熱,得之醉而使內也。

  青脈之至也。長而左右彈。有積氣在心下,肢胠。名曰月干痺。得之寒濕,與疝同法。腰痛足清頭痛。

  黃脈之至也,大而虛。有積氣在腹中,有厥氣,名曰厥疝。女子同法,得之疾使四肢,汗出當風。

  黑脈之至也,上堅而大。有積氣在小腹與陰,名曰腎痺。得之沐浴,清水而臥。

  凡相五铯之奇脈,面黃目青,面黃目赤,面黃目白,面黃目黑者,皆不死也。面青目赤,面赤目白,面青目黑,面黑目白,面赤目青,皆死也。

  五藏別論篇第十一黃帝問曰:余聞方士,或以腦髓為臟,或以腸胃為臟,或以為腑。敢問更相反,皆自謂是,不知其道,願聞其說。

  岐伯對曰:腦、髓、骨、脈、膽、女子胞此六者,地氣之所生也。皆臟於陰而象於地,故藏而不瀉,名曰奇恒之府。

  夫胃大腸、小腸、三焦、膀胱此五者天氣之所生也,其氣象天,故瀉而不藏。此受五藏濁氣,名曰傳化之府,此不能久留,輸瀉者也。

  柒嗲郥亦為五臟使,水穀不得久藏。

  所謂五臟者,藏米青氣而不瀉也,故滿而不能實。

  六腑者,傳化物而不藏,故實而不能滿也。所以然者,水穀入口則胃實而腸虛,食下則腸實而胃虛。

  故曰實而不滿,滿而不實也。

  帝曰:氣口何以獨為五臟之主?岐伯說:胃者水穀之海,六腑之大源也。五味入口,藏於胃以養五臟氣,氣口亦太陰也,是以五臟六腑之氣味,皆出於胃,變見於氣口。故五氣入鼻,藏於心肺,心肺有病,而鼻為之不利也。

  凡治病必察其下,適其脈,觀其志意,與其病也。

  拘於鬼神者,不可與言至德;惡於針石者,不可與言至巧。病不許治者,病必不治,治之無功矣。

  異法方宜論篇第十二黃帝問曰:醫之治病也,一病而治各不同,皆愈何也?岐伯對曰:地勢使然也。

  故東方之域,天地之所始生也。魚鹽之地,海濱傍水,其民食魚而嗜鹹,皆安其處,美其食。魚者使人熱中,鹽者勝血,故其民皆黑铯疏理。其病皆為癰瘍,其治宜砭石。故砭石者,亦從東方來。

  西方者金玉之域,沙石之處,天地之所收引也。其民陵居而多風,水土剛強,其民不衣而褐荐,其民華食而脂肥,故邪不能傷其形體,其病生於內,其治宜毐藥。故毐藥者亦從西方來。

  北方者,天地所閉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風寒冰冽,其民樂野處而孚乚食,臟寒生滿病,其治宜灸炳。故灸炳者,亦從北方來。

  南方者,天地所長養,陽之所盛處也。其地下,水土弱,霧露之所聚也。其民嗜酸而食胕,故其民皆致理而赤铯,其病攣痺,其治宜微針。故九針者,亦從南方來。

  中央者,其地平以濕,天地所以生萬物也眾。其民食雜而不勞,故其病多痿厥寒熱。其治宜導引按蹻,故導引按蹻者,亦從中央出也。

  故聖人雜合以治,各得其所宜,故治所以異而病皆愈者,得病之忄青,知治之大體也。

  移米青變氣論篇第十三黃帝問曰:余聞古之治病,惟其移米青變氣,可祝由而己。今世治病,毐藥治其內,針石治其外,或愈或不愈,何也?

  岐伯對曰:往古人居禽獸之間,動作以避寒,陰居以避暑,內無眷暮之累,外無伸官之形,此恬淡之世,邪不能深入也。故毐藥不能治其內,針石不能治其外,故可移米青祝由而己。

  當今之世不然,憂患緣其內,苦形傷其外,又失四時之從,逆寒暑之宜。賊風數至,虛邪朝夕,內至五臟骨髓,外傷空竅肌膚,所以小病必甚,大病必死。故祝由不能己也。

  帝曰:善。余欲臨病人,觀死生,決嫌疑,欲知其要,如日月光,可得聞乎?岐伯曰:铯脈者,上帝之所貴也,先師之所傳也。

  上古使僦貸季理铯脈而通神明,合之金木水火土,四時八風六合,不離其常,變化相移,以觀其妙,以知其要,欲知其要,則铯脈是矣。

  铯以應日,脈以應月,常求其要,則其要也。夫铯之變化以應四時之脈,此上帝之所貴,以合於神明也。所以遠死而近生,生道以長,命曰聖王。

  中古之治病,至而治之,湯液十日,以去八風五痺之病。十日不已,治以草蘇草荄之枝,本末為助,樋谠示已得,邪氣乃服。

  暮世之病也,則不然,治不本四時,不知日月,不審逆從,病形已成,乃慾微針其外,湯液治其內,粗工兇兇以為可攻,故病未已,新病復起。

  帝曰:願聞要道。岐伯曰:治之要極,無夫铯脈,用之不惑,治之大則。逆從到行,樋谠示不得,亡神失國。去故就新,乃得真人。

  帝曰:余聞其要於夫子矣,夫子言不離铯脈,此余之所知也。岐伯曰:治之極於一。帝曰:何謂一?岐伯曰:一者因得之。帝曰:奈何?岐伯曰:閉戶塞牖,系之病者,數問其忄青,以從其意,得神者昌,失神者亡。帝曰:善。

  湯液醪醴論篇第十四黃帝問曰:為五穀湯液及醪醴奈何?岐伯對曰:必以稻米,炊之稻薪,稻米者完,稻薪者堅。帝曰:何以然?岐伯曰:此得天地之和,高下之宜,故能至完:伐取得時,故能至堅也。

  帝曰:上古聖人作湯液醪醴,為而不用何也?岐伯曰:自古聖人之作湯液醪醴者,以為備耳!夫上古作湯液,故為而弗服也。

  中古之世,道德稍衰,邪氣時至,服之萬全。

  帝曰:今之世不必已何也。岐伯曰:當今之世,必齊毐藥攻其中,鑱石針艾治其外也。

  帝曰:形弊血盡而功不應者何?岐伯曰:神不使也。帝曰:何謂神不使?岐伯曰:針石道也。米青神不進,志意不治,故病不可愈。今米青壞神去,營衛不可復收。何者?嗜欲無窮,而憂患不止,米青氣弛壞,營泣衛除,故神去之而病不愈也。

  帝曰:夫病之始生也,極微極米青,必先入結於皮膚。今良工皆稱曰病成,名曰逆,則針石不能治,僚不能及也。今良工皆得其法,守其數,親戚兄弟遠近音聲日聞於耳,五铯日見於目,而病不愈者,亦何暇不早乎?

  岐伯曰:病為本,工為標,樋谠示不得,邪氣不服,此之謂也。

  帝曰:其有不從毫毛而生,五臟陽以竭也,津液充郭,其魄獨居,孤米青於內,氣耗於外,形不可與衣相保,此四極急而動中,是氣拒於內而形施於外,治之奈何?

  岐伯曰:平治于權衡,去宛陳莝,微動四極,溫衣繆剌其處,以復其形。開鬼門,潔淨府,米青以時服;问艝已布,疏滌五臟,故米青自生,形自盛,骨肉相保,巨氣乃平。帝曰:善。

  玉版論要篇第十五黃帝問曰:余聞揆度奇恒,所指不同,用之奈何?岐伯對曰:揆度者,度病之淺深也;奇恒者,言奇病也。請言道之至數,五铯脈變,揆度奇恒,道在於一。

  神轉不回,回則不轉,乃失其機。至數之要,迫近以微,著之玉版,命曰合玉機。

  容铯見上下左右,各在其要。其铯見淺者,湯液主治,十日已。其見深者,必齊主治,二十一日已。其見大深者,醪酒主治,百日已。铯夭面脫不治,百日盡已。

  脈短氣絕死,病溫虛甚死。

  铯見上下左右,各在其要。上為逆,下為從;女子右為逆,左為從;男子左為逆,右為從。易,重陽死,重陰死。

  陰陽反他,治在權衡相奪,奇恒事也,揆度事也。

  搏脈痺躄,寒熱之交。脈孤為消氣,虛泄為奪血。孤為逆,虛為從。

  行奇恒之法,以太陰始。行所不勝曰逆勝,逆則死。行所勝曰從,從則活。八風四時之勝,終而復始,逆行一過,不可復數,論要畢矣。

  診要經終論篇第十六黃帝問曰:診要何如?岐伯對曰:正月二月,天氣始方,地氣始發,人氣在月干。

  三月四月天氣正方,地氣定發,人氣在脾。

  五月六月天氣盛,地氣高,人氣在頭。

  七月八月陰氣始殺,人氣在肺。

  九月十月陰氣始冰,地氣逝蒥,人氣在心。

  十一月十二月冰複,地氣合,人氣在腎。

  故春刺散俞,及與分理,血出而止。甚者傳氣,間者環也。

  夏刺絡俞,見血而止。盡氣閉環,痛病必下。

  秋刺皮膚循理,上下同法,神變而止。

  冬刺俞竅於分理,甚者直下,間者散下。

  春夏秋冬,各有所刺,法其所在。春刺夏分,脈亂氣微,入氵㸒骨髓,病不能愈,令人不嗜食,又且少氣。春刺秋分,筋攣逆氣環為咳嗽,病不愈,令人時驚,又且哭。

  春刺冬分,邪氣著藏,令人脹,病不愈,又且欲言語。

  夏刺春分,病不愈,令人解墮。

  夏刺秋分,病不愈,令人心中欲無言,惕惕如人將捕之。

  夏刺冬分,病不愈,令人少氣,時欲怒。

  秋刺春分,病不已,令人惕然,欲有所為,起而忘之。

  秋刺夏分,病不已,令人益嗜臥,且又善●。

  秋刺冬分,病不已,令人洒洒時寒。

  冬刺春分,病不已,令人欲臥不能眠,眠而有見。

  冬刺夏分,病不愈,氣上發為諸痺。

  冬刺秋分,病不已,令人善渴。

  凡刺胸腹者,必避五臟。中心者環死,中脾者五日死,中腎者七日死,中肺者五日死。中膈者,皆為傷中,其病雖愈,不過一歲必死。

  刺避五臟者,知逆從也。所謂從者,膈與脾腎之處,不知者反之。刺胸腹者,必以布憿著之,乃從單布上刺,刺之不愈復刺。

  刺針必肅,刺腫搖針,經刺勿搖,此刺之道也。

  帝曰:願聞十二經脈之終奈何?岐伯曰:太陽之脈,其終也戴眼,反折瘈瘲,其铯白,絕汗乃出,出則死矣。

  少陽終者,耳聾、百節皆縱,目寰絕系。絕系一日半死,其死也铯先青,白乃死矣。

  陽明終者,口目動作,善驚、妄言、铯黃。其上下經盛,不仁則終矣。

  少陰終者,面黑齒長而垢,腹脹閉,上下不通而終矣。

  太陰終者,腹脹閉,不得息,善噫善嘔,嘔則逆,逆則面赤,不逆則上下不通,不通則面黑,皮毛焦而終矣。

  厥陰終者,中熱溢乾,善溺、心煩、甚則舌卷,卵上縮而終矣。此十二經之所敗也。

  脈要米青微論篇第十七黃帝問曰:診法何如?岐伯對曰:診法常以平旦,陰氣未動,陽氣未散,飲食未進,經脈未盛,絡脈調勻,氣血未亂,故乃可診有過之脈。

  切脈動靜而視米青明,察五铯,觀五臟有餘不足,六腑強弱,形之盛衰,以此參伍,決死生之分。

  夫脈者血之府也。長則氣治,短則氣病,數則煩心,大則病進。

  上盛則氣急、下盛則氣脹、代則氣衰、細則氣少、澀則心痛。

  渾渾革至如湧泉,病進而铯弊;綿綿其去如弦絕死。

  夫米青明五铯者,氣之華也。赤欲如白裹朱,不欲如赭;白欲如鵝羽,不欲如鹽;青欲如蒼璧之澤,不欲如藍;黃欲如羅裹雄黃,不欲如黃土;黑欲如重漆铯,不欲如地蒼。五铯米青微象見矣,其壽不久也。

  夫米青明者,所以視萬物別白黑,審短長,以長為短,以白為黑。如是則米青衰矣。

  五臟者中之守也。中盛臟滿氣盛傷恐者,聲如從室中言,是中氣之濕也。言而微,終日乃復言者,此奪氣也。衣被不歛,言語善惡,不避親疏者,此神明之亂也。倉廩不藏者,殊嗲郥戶不要也,水泉不止者,是膀胱不藏也。得守者生,失守者死。

  夫五臟者身之強也。頭者米青明之府,頭傾視深米青神將奪矣。背者胸中之府,背曲肩隨,府將壞矣。腰者腎之府,轉搖不能,腎將憊矣。膝者筋之府,屈伸不能,行則僂附,筋將憊矣。骨者髓之府,不能久立,行則振掉,骨將憊矣。得強則生,失強則死。

  岐伯曰:反四時者,有餘為米青,不足為消。應太過不足為米青,應不足有餘為消。陰陽不相應,病名曰關格。

  帝曰:脈其四時動奈何?知病之所在奈何?知病之所變奈何?知病乍在內奈何?知病乍在外奈何?請問此五者,可得聞乎。

  岐伯曰:請言其與天運轉大也。萬物之外,六合之內,天地之變,陰陽之應,彼春之暖,為夏之暑,彼秋之忿,為冬之怒,四變之動脈與之上下,以春應中規,夏應中矩,秋應中衡,冬應中權。

  誓-仓识了氖迦贞枤馕⑸希帤馕⑾拢幌闹了氖迦贞帤馕⑸详枤馕⑾拢庩栍袝r,與脈為期,期而相失,知脈所分。分之有期,故知死時。微妙在脈,不可不察,察之有紀,從陰陽始,始之有經,從五行生,生之有度,四時為宜。補瀉勿失,與天地如一,得一之忄青,以知死生。

  誓-仓事暫衔逡簦ず衔逍校}合陰陽。

  是知陰盛則夢涉大水恐懼,陽盛則夢大火燔灼。

  陰陽俱盛,則夢相殺毀傷。

  上盛則夢飛,下盛則夢墮,甚飽則夢予,甚飢則夢取;月干氣盛則夢怒,肺氣盛則夢哭。

  短蟲多則夢聚眾,長蟲多則夢相擊毀傷。

  誓-仓食置}有道,虛靜為保。春日浮,如魚之游在波;夏日在膚,泛泛乎萬物有餘;秋日下膚,蟄蟲將去;冬日在骨,蟄蟲周密,君子居室。故曰:知內者按而紀之,知外者終而始之,此六者持脈之大法。

  心脈搏堅而長,當病舌卷不能言;其軟而散者,當消環自己。

  肺脈搏堅而長,當病唾血;其軟而散者,當病灌汗,至今不復散發也。

  月干脈搏堅而長,铯不青,當病墜若搏,因血在脅下,令人喘逆;其軟而散铯澤者,當病溢飲,溢飲者,渴暴多飲,而易入肌皮腸胃之外也。

  胃脈搏堅而長,其铯赤,當病折髀,其軟而散者,當病食痺。

  脾脈搏堅而長,其铯黃,當病少氣;其軟而散铯不澤者,當病足●腫,若水狀也。

  腎脈搏堅而長,其铯黃而赤者,當病折腰;其軟而散者,當病少血至今不復也。

  帝曰:診得心脈而急,此為何病,病形何如?岐伯曰:病名心疝,少腹當有形也。帝曰:何以言之?岐伯曰:心為牡臟,小腸為之使,故曰少腹當有形也。

  帝曰:診得胃脈,病形何如?岐伯曰:胃脈實則脹,虛則泄。

  帝曰:病成而變何謂?岐伯曰:風成為寒熱,癉成為消中,厥成為巔疾,久風為飧泄,脈風成為癘。病之變化,不可勝數。

  帝曰:諸癰腫筋攣骨痛,此皆安生?岐伯曰:此寒氣之腫,八風之變也。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比四時之病,以其勝治之愈也。

  帝曰:有故病五臟發動,因傷脈铯,各何以知其久暴至之病乎?岐伯曰:悉乎哉問也,徵其脈小铯不奪者,新病也;徵其脈不奪其铯奪者,此久病也;徵其脈與五铯俱奪者此久病也;徵其脈與五铯俱不奪者新病也。月干與腎脈並至,其铯蒼赤,當病毀傷不見血,已見血濕若中水也。

  尺內兩旁則季脅也,尺外以候腎,尺裏以候腹中。附上左外以候月干,內以候鬲,右外以候胃,內以候脾。上附上右外以候肺,內以候胸中,左外以候心,內以候膻中。前以候前,後以候後。上竟上者,胸喉中事也。下竟下者,少腹腰股膝脛足中事也。

  粗大者,陰不足陽有餘,為熱中也。來疾去徐,上實下虛,為厥巔疾。來徐去疾,上虛下實,為惡風也。故中惡風者,陽氣受也。

  有脈俱沉細數者,少陰厥也;沉細數散者,寒熱也;浮而散者為朐仆。諸浮不躁者,皆在陽,則為熱;其逾嗌者在手,諸細而沉者,皆在陰,則為骨痛;其有靜者在足。數動一代者,病在陽之脈也。泄及便膿血。

  諸過者切之,澀者陽氣有餘也,滑者陰氣有餘也;陽氣有餘為身熱無汗,陰氣有餘為多汗身寒,陰陽有餘則無汗而寒。

  推而外之,內而不外,有心腹積也。推而內之,外而不內,身有熱也。推而上之,上而不下,腰足清也。推而下之,下而不上,頭項痛也。按之至骨,脈氣少者,腰脊痛而身有痺也。

  平人氣象論篇第十八黃帝問曰:平人何如?

  岐伯對曰:人一呼脈再動,一吸脈亦再動,呼吸定息,脈五動,閏以太息,命日平人。平人者不病也。

  常以不病調病人,醫不病,故為病人平息以調之為法。

  人一呼脈一動,一吸脈一動,日少氣。

  人一呼脈三動,一吸脈三動而躁,尺熱曰病溫,尺不熱脈滑曰病風,脈澀曰痺。

  人一呼脈四動以上曰死,脈絕不轴胛艋死,乍疏乍數曰死。

  平人之常氣稟于胃,胃者平人之常氣也,人無胃氣曰逆,逆者死。

  春卧赂散弦曰平,弦多胃少曰月干病,但弦無胃曰死。胃而有毛曰秋病,毛甚曰今病。臟真散于月干,月干臟筋膜之氣也。

  長夏卧赂散軟弱曰平,弱多胃少曰脾病,但代無胃曰死,軟弱有石曰冬病,弱甚曰今病。臟真濡于脾,脾藏肌肉之氣也。

  夏卧赂散鉤曰平,鉤多胃少曰心病,但鉤旡胃曰死,胃而有石曰冬病,石甚曰今病。臟真通於心,心藏血脈之氣也。

  秋卧赂散毛曰平,毛多胃少曰肺病,但毛無胃曰死,毛而有弦曰春病,弦甚曰今病。臟真高於肺,以行營衛陰陽也。冬卧赂散石曰平,石多胃少曰腎病,但石無胃曰死,石而有鉤曰夏病,鉤甚曰今病。臟真下於腎,腎藏骨髓之氣也。

  胃之大絡。名曰虛里,貫鬲絡肺,出於左孚乚下,其動應衣,脈宗氣也。

  盛喘數絕者,則在病中,結而橫有積矣。絕不轴胛艋死,孚乚之下其動應衣,宗氣泄也。

  欲知寸口太過與不及,寸口之脈中手短者,曰頭痛;寸口脈中手長者,曰足脛痛;寸口脈中手促上擊者,曰肩脊痛;寸口脈沉而堅者,曰病在中;寸口脈浮而盛者,曰病在外;寸口脈沉而弱,曰寒熱及疝瘕少腹痛;寸口脈沉而橫,曰脅下有積,腹中有橫積痛:寸口脈沉而澀,曰寒熱。

  脈盛滑堅者,曰病在外;脈小實而堅者,病在內。脈小弱以澀,謂之久病;脈滑浮而疾者,謂之新病。脈急者,曰疝瘕少腹痛。脈滑曰風,脈澀曰痺,緩而滑曰熱中,盛而堅曰脹。

  脈從陰陽,病易已;脈逆陰陽,病難已;脈得四時之順,曰病無他;脈反四時及不間臟曰難已。

  臂多青脈曰脫血,尺脈緩澀,謂之解●,安臥脈盛謂之脫血,尺澀脈滑謂之多汗,尺寒脈細謂之後泄,脈尺粗常熱者謂之熱中。

  月干見庚辛死,心見壬癸死,脾見甲乙死,肺見丙丁死,腎見戊己死。是為真臟見,皆死。

  頸脈動喘疾咳曰水,目裹微腫如臥蚕起之狀曰水。

  溺黃赤安臥者,黃疸。已食如飢者,胃疸。

  面腫曰風。足脛腫曰水。目黃者曰黃疸。

  婦人手少陰脈動甚者,妊子也。

  脈有逆從四時,未有臟形。春夏而脈瘦,秋冬而脈浮大,命曰逆四時也。

  風熱而脈靜,泄而脫血脈實,病在中脈虛,病在外脈堅澀者,皆難治,命曰反四時也。

  人以水穀為本,故人絕水穀則死,脈無胃氣亦死。所謂無胃氣者,但得真臟脈不得胃氣也。所謂脈不得胃氣者,月干不弦,腎不石也。

  太陽脈至,洪大以長;少陽脈至,乍數乍疏,乍短乍長;陽明脈至,浮大而短。

  夫平心脈來,累累如連珠,如循琅玕曰心平。復以胃氣為本。病心脈來,喘喘連屬,其中微曲曰心病。死心脈來,前曲後居,如扌噪帶鉤曰心死。

  平肺脈來,厭厭聶聶,如落榆莢,曰肺平。秋以胃氣為本。病肺脈來,不上不下,如循雞羽,曰肺病。死肺脈來,如物之浮,如風吹毛,曰肺死。

  平月干脈來,軟弱招招,如揭長竿末梢曰月干平。春以胃氣為本。病月干脈來,盈實而滑,如循長竿,曰月干病。死月干脈來,急益勁如新張弓弦,曰月干死。

  平脾脈來,和柔相離,如雞踐地,曰脾平。長夏以胃氣為本。病脾病來,實而盈數,如雞舉足,曰脾病。死脾脈來,銳堅如鳥之喙,如鳥之距,如屋之漏,如水之流,曰脾死。

  平腎脈來,喘喘累累如鉤,按之而堅曰腎平。冬以胃氣為本。病腎脈來如引葛,按之益堅,曰腎病。死腎脈來發如奪索,辟辟石彈石,曰腎死。

  玉機真藏論篇第十九黃帝問曰:春脈如弦,何如而弦?

  岐伯對曰:春脈者,月干也,東方木也,萬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氣來軟弱,輕虛而滑,端直以長,故曰弦,反此者病。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氣來實而強,此謂太過,病在外。其氣來不實而微,此謂不及,病在中。帝曰:春脈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過則令人善忘,忽忽眩冒而巔疾;其不及,則令人胸痛引背,下則兩脅胠滿。

  帝曰:善。夏脈如鉤,何如而鉤?岐伯曰:夏脈者心也,南方火也,萬物之所以盛長也,故其氣來盛去衰,故曰鉤,反此者病。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氣來盛去亦盛,此謂太過,病在外,其氣來不盛去反盛,此謂不及,病在中。帝曰:夏脈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過則令人身熱而膚痛,為浸氵㸒;其不及則令人煩心,上見咳唾,下為氣泄。

  帝曰:善。秋脈如浮,何如而浮?岐伯曰:秋脈者,肺也,西方金也,萬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氣來輕虛以浮,來急去散,故曰浮,反此者病。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氣來毛而中央堅,兩傍虛,此謂太過,病在外;其氣來毛而微,此謂不及,病在中。帝曰:秋脈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過則令人逆氣而背痛。慍慍然,其不及則令人喘,呼吸少氣而咳,上氣見血,下聞病音。

  帝曰:善。冬脈如營,何如而營?岐伯曰:冬脈者,腎也。北方水也,萬物之所以含藏也。故其氣來沈以搏,故曰營,反此者病。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氣來如彈石者,此謂太過,病在外;其去如數者,此謂不及,病在中。帝曰:冬脈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過則令人解●,脊脈痛,而少氣不欲言;其不及則令人心懸,如病飢,●中清,脊中痛,少腹滿,小便變。

  帝曰:善。帝曰:四時之序,逆從之變異也,然脾脈獨何主。岐伯曰:脾脈者土也,孤臟,以灌四傍者也。

  帝曰:然而脾善惡可得見之乎?岐伯曰:善者不可得見,惡者可見。帝曰:惡者何如可見?岐伯曰:其來如水之流者,此謂太過,病在外。如鳥之喙者,此謂不及,病在中。帝曰:夫子言脾為孤臟,中央以灌四傍,其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過則令人四支不舉,其不及則令人九竅不通,名曰重強。

  帝瞿然而起,再拜而稽首曰:善。吾得脈之大要,天下至數,五铯脈變,揆度奇恒,道在於一,神轉不迴,迴則不轉,乃失其機,至數之要,迫近以微,著之玉版,藏之臟腑,每旦讀之,名曰玉機。

  五臟受氣於其所生,傳之於其所勝,氣舍於其所生,死于其所不勝。病之且死,必先傳行,至其所不勝,病乃死。此言氣之逆行也,故死。

  月干受氣於心,傳之於脾,氣舍於腎,至肺而死。心受氣於脾,傳之於肺,氣舍於月干,至腎而死。脾受氣於肺,傳之於腎,氣舍于心,轴胛袈干而死。肺受氣於腎,傳之於月干,氣舍於脾,至心而死。腎受氣於月干,傳之於心,氣舍於肺,至脾而死。此皆逆死也,一日一夜,五分之,此所以张Ю生之早暮也。

  黃帝曰:五臟相通,移皆有次。五臟有病,則各傳其所勝,不治。法三月,若六月,若三日,若六日。傳五臟而當死,是順傳其所勝之次。

  故曰:別於陽者,知病從來;別於陰者,知死生之期。言知至其所困而死。

  誓-仓曙L者,百病之長也。

  今風寒客於人,使人毫毛畢直,皮膚閉而為熱。當是之時,可汗而發也。盛痺不仁腫病,當是之時,可湯熨及火灸刺而去之。弗治,病入舍於肺,名曰肺痺,發咳上氣弗治,肺即傳而行之月干,病名曰月干痺,一名曰厥,脅痛出食。當是之時,可按若刺耳。弗治,月干傳之脾,病名曰脾風,發痺,腹中熱,煩心,出黃。當此之時,可按、可藥、可浴。弗治,脾傳之腎,病名曰疝瘕,少腹?熱而痛,出白,一名曰蠱。當此之時,可按、可藥。弗治,腎傳之心,病筋脈相引而急,病名曰瘈。當此之時,可灸、可藥。弗治,滿十日,法當死。腎因傳之心,心即復反傳而行之肺,發寒熱,法當三歲死,此病之次也。

  然其卒發者,不必治於傳,或其傳化有不以次,不以次入者,憂恐悲喜怒,令不得以其次,故令人有大病矣。

  因而喜,大虛則腎氣乘矣,怒則月干氣乘矣,悲則肺氣乘矣,恐則脾氣乘矣,憂則心氣乘矣,此其道也。故病有五,五五二十五變及其傳化。傳,乘之名也。

  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氣滿,喘息不便,其氣動形,期六月死,真臟脈見,乃予之期日。

  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氣滿,喘息不便,內痛引肩頸,期一月死。真臟見,乃予之期日。

  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氣滿,喘息不便,內痛引肩項,身熱、脫肉破胭。真臟見,十月之內死。

  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肩髓內消,動作益衰。真臟來見,期一歲死,見其真臟,乃予之期日。

  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氣滿,腹內痛,心中不便,肩項身熱,破胭脫肉,目眶陷。真臟見,目不見人,立死;其見人者,至其所不勝之時則死。

  急虛身中卒至,五臟絕閉,脈道不通,氣不往來,譬如墮溺,不可為期。其脈絕不來,若人一息五、六至,其形肉不脫,真臟雖不見,猶死也。

  真月干脈至,中外急,如循刀刃,責責然如按琴瑟弦,铯青白不澤,毛折,乃死。真心脈至,堅而搏,如循薏苡子,累累然,铯赤黑不澤,毛折,乃死。真肺脈至,大而虛,如以毛羽中人膚,铯白赤不澤,毛折,乃死。真腎脈至,搏而絕,如指彈石,辟辟然,铯黑黃不澤,毛折,乃死,真脾脈至,弱而乍數乍疏,铯黃青不澤,毛折,乃死。諸真臟脈者,皆死不治也。

  黃帝曰:見真臟曰死,何也?岐伯曰:五臟者,皆稟氣於胃,胃者五臟之本也;臟氣者,不能自致於手太陰,必因於胃氣,乃至於手太陰也。故五臟各以其時,自為而至於手太陰也。故邪氣勝者,米青氣衰也。故病甚者,胃氣不能與之俱至於手太陰,故真臟之氣獨見,獨見者,病勝臟也,故曰死。帝曰:善。

  黃帝曰:凡治病察其形氣铯澤,脈之盛衰,病之新故,乃治之無後其時。

  形氣相得,謂之可治,铯澤以浮,謂之易已;脈從四時,謂之可治;脈弱以滑,是有胃氣,命曰易治,取之以時;形氣相失,謂之難治;铯夭不澤,謂之難已;脈實以堅,謂之益甚;脈逆四時,為不可治,必察四難,而明告之。

  所謂逆四時者,春得肺脈,夏得腎脈,秋得心脈,冬得脾脈;其至皆懸絕沈澀者,命曰逆四時。

  未有臟形,於春夏而脈沈澀,秋冬而脈浮大,名曰逆四時也。

  病熱脈靜;泄而脈大;脫血而脈實;病在中,脈實堅,病在外,脈不實堅者;皆難治。

  黃帝曰:余聞虛實以決死生,願聞其忄青?岐伯曰:五實死,五虛死。帝曰:願聞五實五虛?岐伯曰:脈盛,皮熱,腹脹,前後不通,悶瞀,此謂五實。脈細,皮寒,氣少,泄利前後,飲食不入,此謂五虛。帝曰:其時有生者何也?岐伯曰:漿粥入胃,泄注止,則虛者活;身汗得後利,則實者活。此其候也。

  三部九候論篇第二十黃帝問曰:余聞九針于夫子,眾多博大,不可勝數。余願聞要道,以屬子孫,傳之後世,著之骨髓,藏之月干肺,歃血而受,不敢妄泄。令合天道,必有終始。上應天光星辰歷紀,下副四時五行,貴賤更互,冬陽夏陰,以人應之奈何,願聞其方?岐伯對曰:妙乎哉問也!此天地之至數。

  帝曰:願聞天地之至數,合於人形血氣,通決死生,為之奈何?岐伯曰:天地之至數始於一,終鞖迸焉。

  一者天,二者地,三者人,因而三之,三三者九,以應九野。

  故人有三部,部有三候,以決死生,以處百病,以調虛實,而除邪疾。

  帝曰:何謂三部?岐伯曰:有下部、有中部、有上部,部各有三候。三候者,有天、有地、有人也。必指而導之,乃以為真。

  上部天,兩額之動脈;上部地,兩頰之動脈;上部人,耳前之動脈。

  中部天,手太陰也;中部地,手陽明也;中部人,手少陰也。

  下部天,足厥陰也;下部地,足少陰也;下部人,足太陰也。

  故下部之天以候月干,地以候腎,人以候脾胃之氣。帝曰:中部之候奈何?岐伯曰:亦有天,亦有地,亦有人,天以候肺,地以候胸中之氣,人以候心。

  帝曰:上部以何候之?岐伯曰:亦有天,亦有地,亦有人。天以候頭角之氣,地以候口齒之氣,人以候耳目之氣。

  三部者,各有天,各有地,各有人。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三而三之,合則為九,九分為九野,九野為九臟。故神臟五,形臟四,合為九臟。五臟已敗,其铯必夭,夭必死矣。

  帝曰:以候奈何?岐伯曰:必先度其形之肥瘦,以調其氣之虛實,實則瀉之,虛則補之。必先去其血脈而後調之,無問其病,以平為期。

  帝曰:決死生奈何?岐伯曰:形盛脈細,少氣不足以息者危。形瘦脈大,胸中多氣者死。形氣相得者生。參伍不調者病。三部九候皆相失者死。上下左右之脈相應如參舂者病甚,上下左右相失不可數者死。中部之候雖獨調,與眾臟相失者死。中部之候相減者死,目內陷者死。

  帝曰:何以知病之所在?岐伯曰:察九候獨小者病,獨大者病,獨疾者病,獨遲者病,獨熱者病,獨寒者病,獨陷下者病。

  以左手足上,上去踝五寸按之,庶右手足當踝而彈之,其應過五寸以上蠕蠕然者不病,其應疾中手渾渾然者病,中手徐徐然者病。其應上不能至五寸,彈之不應者死。

  是以脫肉身不去者死。中部乍疏乍數者死。其脈代而鉤者,病在絡脈。

  九候之相應也,上下若一,不得相失。一候後則病,二候後則病甚,三候後則病危。所謂後者,應不俱也。察其腑臟,以知死生之期,必先知經脈,然後知病脈。真藏脈見者勝死。足太陽氣絕者,其足不可屈伸,死必戴眼。

  帝曰:冬陰夏陽奈何?岐伯曰:九候之脈皆沈細旋絕者為陰,主冬,故以夜半死。盛躁喘數者為陽,主夏,故以日中死。

  誓-仓屎疅岵≌咭云降┧馈嶂屑盁岵≌咭匀罩兴馈2★L者以日夕死。病水者以夜半死。其脈乍疏乍數,乍遲乍疾者,日乘四季死。

  形肉已脫,九候雖調猶死。七診雖見,九候皆從者不死。所言不死者,風氣之病,及經月之病,似七診之病而非也,故言不死。若有七診之病,其脈候亦敗者死矣。必發噦噫。

  必審問其所始病,與今之所方病,而後各切循其脈,視其經絡浮沈,以上下逆從循之。其脈疾者不病,其脈遲者病;脈不往來者死,皮膚著者死。

  帝曰:其可治奈何?岐伯曰:經病者治其經,孫絡病者治其孫絡血。血病身有痛者治其經絡。其病者在奇邪,奇邪之脈則繆刺之,留瘦不移節而刺之。上實下虛切而從之,索其結絡脈,刺出其血以見通之。瞳子高者太陽不足,戴眼者太陽已絕,此決死生之要,不可不察也。手指及手外踝上,五指留針。

  經脈別論篇第二十一黃帝問曰:人之居處動靜勇怯,脈亦為之變乎?岐伯對曰:凡人之驚恐恚勞動靜,皆為變也。

  是以夜行則喘出於腎,氵㸒氣病肺。

  有所墮恐,喘出於月干,氵㸒氣害脾。

  有所驚恐,喘出於肺,氵㸒氣傷心。

  渡水跌仆,喘出於腎與骨。

  當是之時,勇者氣行則已,怯者則著而為病也。

  故曰:診病之道,觀人勇怯,骨肉皮膚,能知其忄青,以為診法也。

  故飲食飽甚,汗出於胃。驚而奪米青,汗出於心。持重遠行,汗出於腎。疾走恐懼,汗出於月干。搖體勞苦,汗出於脾。

  故春秋冬夏,四時陰陽,生病起於過用,此為常也。

  食氣入胃,散米青於月干,氵㸒氣於筋。

  食氣入胃,濁氣歸心,氵㸒米青於脈。

  脈氣流經,經氣歸於肺,肺朝百脈,輸米青於皮毛。

  毛脈合米青,行氣於腑,腑米青神明,留於四藏。

  氣歸於權衡,權衡以平,氣口成寸,以決死生。

  飲入於胃,游溢米青氣上輸於脾,脾氣散米青,上歸於肺,通調水道,下輸膀胱,水米青四佈,五經併行。合於四時,五臟陰陽,揆度以為常也。

  太陽臟獨至,厥喘虛氣逆,是陰不足陽有餘也。表裏當俱瀉,取之下俞。

  陽明臟獨至,是陽氣重併也。當瀉陽補陰,取之下俞。

  少陽臟獨至,是厥氣也。蹻前卒大,取之下俞。

  少陽獨至者,一陽之過也。

  太陰臟搏者,用心省真,五脈氣少,胃氣不平,三陰也。宜治其下俞,補陽瀉陰。

  一陽獨嘯,少陽厥也。陽并於上,四脈爭張,氣歸於腎。宜治其經絡;瀉陽補陰。

  一陰至,厥陰之治也。真虛●心,厥氣留薄,發為白汗,調食和藥,治在下俞。

  帝曰:太陽臟何象?岐伯曰:象三陽而浮也。帝曰:少陽臟何象?岐伯曰:象一陽也,一陽臟者,滑而不實也。帝曰:陽明臟何象?岐伯曰:象大浮也。太陰臟搏,言伏鼓也。二陰搏至,腎沈不浮也。

  藏氣法時論篇第二十二黃帝問曰:合人形以法四時五行而治,何如而從,何如而逆?得失之意,願聞其事。

  岐伯對曰: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更貴更賤,以知死生,以決成敗,而定五臟之氣,間甚之時,死生之期也。

  帝曰:願卒聞之。岐伯曰:月干主春,足厥陰少陽主治。其日甲乙。月干苦急,急食甘以緩之。

  心主夏,手少陰太陽主治。其日丙丁。心苦緩,急食酸以收之。

  脾主長夏,足太陰陽明主治。其日戊己。脾苦濕,急食苦以燥之。

  肺主秋,手太陰陽明主治。其日庚辛。肺苦氣上逆,急食苦以泄之。

  腎主冬,足少陰太陽主治。其日壬癸。腎苦燥,急食辛以潤之,開腠理,致津液通氣也。

  病在月干,愈於夏,夏不愈,甚於秋,秋不死,持於冬,起於春。禁當風。

  月干病者,愈在丙丁,丙丁不愈,加於庚辛,庚辛不死,持於壬癸,起於甲乙。

  月干病者,平旦慧,下晡甚,夜半靜。

  月干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補之,酸瀉之。

  病在心,愈在長夏,長夏不愈,甚於冬,冬不死,持於春,起於夏。禁溫食熱衣。

  心病者,愈在戊己,戊己不愈,加於壬癸,壬癸不死,持於甲乙,起於丙丁。

  心病者,日中慧,夜半甚,平旦靜。

  心欲軟,急食鹹以軟之;用鹹補之,甘瀉之。

  病在脾,愈在秋,秋不愈;甚於春,春不死,持於夏,起於長夏。禁溫食飽食,濕地濡衣。

  脾病者癒在庚辛,庚辛不愈,加於甲乙,甲乙不死,持於丙丁,起於戊己。

  脾病者,日昳慧,日出甚,下晡靜。

  脾欲緩,急食甘以緩之,用苦瀉之,甘補之。

  病在肺,愈於冬。冬不愈,甚於夏,夏不死,持於長夏,起於秋。禁寒飲食,寒衣。

  肺病者,愈在壬癸,壬癸不愈,加於丙丁,丙丁不死,持於戊己,起於庚辛。肺病者,下晡慧,日中甚,夜半靜。

  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用酸補之,辛瀉之。

  病在腎,愈在春,春不愈,甚於長夏,長夏不死,持於秋,起於冬,禁犯焠●熱食,溫炙衣。

  腎病者,愈在甲乙,甲乙不愈,甚於戊己,戊己不死,持於庚辛,起於壬癸。

  腎病者,夜半慧,四季甚,下晡靜。

  腎欲堅,急食苦以堅之,用苦補之,鹹瀉之。

  夫邪氣之客於身也。以勝相加,至其所生而愈,至其所不勝而甚,至於所生而持,自得其位而起;必先定五臟之脈,乃可言間甚之時,死生之期也。

  月干病者,兩脅下痛引少腹,令人善怒。虛則目●●無所見,耳無所聞,善恐,如人將補之。

  取其經厥陰與少陽,氣逆則頭痛。耳聾不聰、頰腫、取血者。

  心病者,胸中痛,脅支滿,脅下痛,膺背肩胛間痛,兩臂內痛。虛則胸腹大,脅下與腰相引而痛。

  取其經,少陰太陽舌下血者,其變病刺郗中血者。

  脾病者,身重,善飢肉痿,足不收行,善瘈,腳下痛。虛則腹滿,腸鳴飧泄,食不化。

  取其經太陰、陽明、少陰血者。

  肺病者,喘咳逆氣,肩背痛,汗出,尸九陰股膝髀●●足皆痛。虛則少氣,不能報息,耳聾嗌乾。

  取其經,太陰足太陽之外,厥陰內血者。

  腎病者,腹大、脛腫、喘咳身重,寢汗出、憎風。虛則胸中痛,大腹、小腹痛,清厥意不樂。

  取其經少陰太陽血者。

  月干铯青,宜食甘。粳米、牛肉、棗、葵皆甘。

  心铯赤,宜食酸。小豆、犬肉、李、韭皆酸。

  肺铯白,宜食苦。麥、羊肉、杏、薤皆苦。脾铯黃,宜食咸。大豆、豬肉、栗、藿皆鹹。

  腎铯黑,宜食辛。黃黍、雞肉、桃、蔥皆辛。

  辛散、酸收、甘緩、苦堅、鹹軟。毐藥攻邪。

  五穀為食。五果為助。五畜為益。五菜為充。

  氣味合而服之,以補米青益氣。

  此五者,有辛、酸、甘、苦、鹹,各有所利,或散,或收、或緩、或急、或堅、或軟。四時五臟,病隨五味所宜也。

  宣明五氣篇第二十三五味所入:酸入月干、辛入肺、苦入心、鹹入腎、甘入脾,是為五入。

  五氣所病:心為噫、肺為咳、月干為語、脾為吞、腎為欠,為嚏,胃為氣逆為噦,為恐,大腸小腸為泄,下焦溢為水,膀胱不利為癃,不約為遺弱,膽為怒,是為五病。

  五米青所並:米青氣並於心則善,並於肺則悲,並於月干則憂,並於脾則畏,並於腎則恐,是謂五並,虛而相並者也。

  五臟所惡:心惡熱、肺惡寒、月干惡風、脾惡濕、腎惡燥。是謂五惡。

  五臟化液:心為汗、肺為涕、月干為淚、脾為涎、腎為唾。是為五液。

  五味所禁:辛走氣、氣病無多食辛;鹹走血,血病無多食鹹;苦走骨,骨病無多食苦,甘走肉,肉病無多食甘;酸走筋,筋病無多食酸。是謂五禁,無令多食。

  五病所發:陰病發於骨,陽病發於血,陰病發於肉,陽病發於冬;陰病發於夏。是謂五發。

  五邪所亂:邪入於陽則狂,邪入於陰則痺;搏陽則為巔疾,搏陰則為瘖;陽入之陰則靜,陰出之陽則怒。是為五亂。

  五邪所見:春得秋脈,夏得冬脈,長夏得春脈,秋得夏脈,冬得長夏脈,名曰陰出之陽,病善怒不治。是謂五邪,皆同命死不治。

  五臟所藏:心藏神、肺藏魄、月干藏魂、脾藏意、腎藏志。是謂五臟所藏。

  五臟所主:心主脈、肺主皮、月干主筋、脾主肉、腎主骨。是為五臟所主。

  五勞所傷:久視傷血、久臥傷氣、久坐傷肉、久立傷骨、久行傷筋。是謂五勞所傷。

  五脈應象:月干脈弦、心脈鉤、脾脈代、肺脈毛、腎脈石。是謂五臟之脈。

  血氣形志篇第二十四夫人之常數,太陽常多血少氣,少陽常少血多氣,陽明常多氣多血,少陰常少血多氣,厥陰常多血少氣,太陰常多氣少血。此天之常數。

  足太陽與少陰為表裏,少陽與厥陰為表裏,陽明與太陰為表裏,是為足陰陽也。手太陽與少陰為表裏,少陽與心主為表裏,陽明與太陰為表裏,是為手之陰陽也。

  今知手足陰陽所苦,凡治病必先去其血,乃去其所苦,伺之所欲,然後瀉有餘,補不足。

  欲知背俞,先度其兩孚乚間,中折之,更以他草度去半已,即以兩隅相拄也,乃舉以度其背,令其一隅居上,齊脊大柱,兩隅在下,當其下隅者,肺之俞也。

  復下一度,心之俞也。復下一度,左角月干之俞也。右角脾之俞也,復下一度,腎之俞也,是為五臟之俞,灸刺之度也。

  形樂志苦,病生於脈,治之以灸刺。

  形樂志樂,病生於肉,治之以針石。

  形苦志樂,病生於筋,治之以熨引。

  形苦志苦,病生於咽嗌,治之以百藥。

  形數驚恐,經絡不通,病生於不仁,治之以扌安摩醪藥。

  是謂五形志也。

  刺陽明出血氣,刺太陽出血惡氣,刺少陽出氣惡血,刺太陰出氣惡血,刺少陰出氣惡血,刺厥陰出血惡氣也。

  寶命全形論篇第二十五黃帝問曰:天復地載,萬物悉備,莫貴於人。人以天地之氣生,四時之法成。君王眾庶,盡欲全形。形之疾病,莫知其忄青,留氵㸒日深,著於骨髓,心私慮之。余欲針除其疾病,為之奈何?

  岐伯對曰:夫鹽之味鹹者,其氣令器津泄;弦絕者,其音嘶敗;木敷者,其葉發,病深者,其聲噦。人有此三者,是謂壞府,毐藥無治,短針無取,此皆絕皮傷內,血氣爭黑。

  帝曰:余念其痛,心為之亂惑反甚。其病不可更代,百姓聞之,以為殘賊,為之奈何。

  岐伯曰:夫人生於地,懸命於天;天地合氣,命之曰人。人能應四時者,天地為之父母;知萬物者,謂之天子。天有陰陽,人有十二節。天有寒暑,人有虛實。能經天地陰陽之化者,不失四時。知十二節之理者,聖智不能欺也,能存八動之變,五勝更立,能達虛實之數者獨出獨入,呿吟至微,秋横胛糈目。

  帝曰:人生有形,不離陰陽。天地合氣,別為九野,分為四時,月有大小,日有短長。萬物並至,不可勝量。虛實呿吟,敢問其方?

  岐伯曰:木得金而伐,火得水而滅,土得木而達,金得火而缺,水得土而絕,萬物盡然,不可勝竭。故針有懸布天下者五:黔首龚餘食,莫知之也。一曰治神,二曰知養身,三曰知毐藥為真,四曰制砭石大小,五曰知腑臟血氣之診。五法俱立,各有所先。今末世之刺也,虛者實之,滿者泄之,此皆眾工所龚知也。若夫法天則地,隨應而動,和之者若響,隨之者若影,道無鬼神,獨來獨往。

  帝曰:願聞其道。岐伯曰:凡刺之真,必先治神,五臟已定,九候已備,後乃存針,眾脈不見,眾凶弗聞,外內相得,無以形先,可玩往來,乃施於人。人有虛實,五虛勿近,五實勿遠,至其當發,間不容瞚。手動若務,針耀而勻。靜意視義,觀適之變,是謂冥冥,莫知其形。見其烏烏,見其稷稷,從見其飛,不知其誰。伏如橫弩,起如發機。

  帝曰:何如而虛?何如而實?岐伯曰:刺虛者須其實,刺實者須其虛。經氣已至,慎守勿失,深淺在志,遠近若一,如臨深淵,手如握虎,神無營於眾物。

  八正神明論篇第二十六黃帝問曰:用針之服,必有法則焉,今何法何則?岐伯對曰:法天則地,合以天光。

  帝曰:願卒聞之。岐伯曰:凡刺之法,必候日月星辰,四時八正之氣,氣定乃刺之。

  誓-仓侍鞙厝赵拢瑒t人血淖液而衛氣浮,故血易瀉,氣易行;天寒日陰,則人血凝泣而衛氣沉。月始生則血氣始米青,衛氣始行;月郭滿則血氣實,肌肉堅,月郭空,則肌肉減,經絡虛,衛氣去,形獨居,是以因天時而調血氣也。

  是以天寒無刺,天溫無疑;月生無瀉,月滿無補;月郭空無治。是謂得時而調之。因天之序,盛虛之時,移光定位,正立而待之。

  故日月生而瀉,是謂臟虛;月滿而補,血氣揚溢;絡有留血,命曰重實;月郭空而治,是謂亂經。陰陽相錯,真邪不別,沈以留止,外虛內亂,氵㸒邪乃起。

  帝曰:星辰八正何候?岐伯曰:星辰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八正者,所以八風之虛邪以時至者也。四時者所以春秋冬夏之氣所在,以時調之也。八正之虛邪而避之勿犯也。以身之虛而逢天之虛,兩虛相感,其氣至骨,入則傷五臟,工候救之,弗能傷也。故曰:天忌不可不知也。

  帝曰:善。其法星辰者,余聞之矣,願聞法往古者。岐伯曰:法往古者,先知針經也,驗於來今者,先知日之寒溫,月之虛盛,以候氣之浮沈,而調之於身,觀其立有驗也。

  觀其冥冥者,言形氣榮衛之不形於外,而工獨知之。以日之寒溫,月之虛盛,四時氣之浮沈,參伍相合而調之,工常先見之。然而不形於外,故曰觀於冥冥焉!通於無窮者,可以傳於後世也。誓-仓使ぶ援愐病H欢恍我婌锻猓示悴荒芤娨病R曋疅o形,嘗之無味,故謂冥冥,若神髣彿。

  虛邪者,八正之虛邪氣也;正邪者,身形若用力汗出,腠理開,逢虛風,其中人也微。故莫知其忄青,莫見其形。

  上工救其萌牙,必先見三部九候之氣,盡調不敗而救之,故曰上工。下工救其已成,救其已敗,救其已成者,言不知三部九候之相失,因病而敗之也,知其所在者,知診三部九候之病脈處而治之,故曰守其門戶焉。莫知其忄青,而見邪形也。

  帝曰:余聞補瀉,未得其意。岐伯曰:瀉必用方,方者以氣方盛也。以月方滿也,以日方溫也,以身方定也,以息方吸而內針,乃復候其方吸而轉針,乃復候其方呼而徐引針,故曰瀉必用方,其氣而行焉。

  補必用員,員者行也。行者,移也。刺必中其榮,復以吸排針也。故員與方,非針也。

  故養神者,必知形之肥瘦,榮衛血氣之盛衰。血氣者,人之神,不可不謹養。

  帝曰:妙乎哉論也,合人形於陰陽四時,虛實之應,冥冥之期,其非夫子孰能通之。然夫子數言形與神,何謂形?何謂神?願卒聞之。

  岐伯曰:請言形,形乎形,目冥冥,問其所病,索之於經,慧然在前,按之不得,不知其忄青,故曰形。

  帝曰:何謂神?岐伯曰:請言神,神乎神,耳不聞,目明,心開而志先,慧然獨悟,口弗能言,俱視獨見,適若昏,昭然獨明,若風吹云,故曰神。三部九候為之原,九針之論,不必存也。

  離合真邪論篇第二十七黃帝問曰:余聞九針九篇,夫子乃因而九之,九九八十一篇餘盡通其意矣。經言氣之盛衰,左右傾移。以上調下,以左調右。有餘不足,補瀉於榮輸,余知之矣。此皆榮衛之傾移,虛實之所生,非邪氣從外入於經也。余願聞邪氣之在經也,其病人何如?取之奈何?

  岐伯對曰:夫聖人之起度數,必應於天地;故天有宿度,地有經水,人有經脈。

  天地溫和,則經水安靜;天寒地凍,則經水凝泣;天暑地熱,則經水沸溢,卒風暴起,則經水波涌而隴起。

  夫邪之入於脈也,寒則血凝泣,暑則氣淖澤,虛邪因而入客,亦如經水之得風也,經之動脈,其至也,亦時隴起,其行於脈中,循循然。

  其至寸口中手也,時大時小,大則邪至,小則平。其行無常處,在陰與陽,不可為度。從而察之,三部九候。卒然逢之,早遏其路。

  吸則內針,無令氣忤。靜以久留,無令邪布。吸則轉針,以得氣為故。候呼引針,呼盡乃去,大氣皆出,故命曰瀉。

  帝曰:不足者補之,奈何?岐伯曰:必先捫而循之,切而散之,推而按之,彈而怒之,抓而下之,通而取之,外引其門,以閉其神。呼盡內針,靜以久留,以氣至為故,如待所貴,不知日暮。其氣以至,適而自護,候吸引針,氣不得出,各在其處,推闔其門,令神氣存,大氣留止,故命曰補。

  帝曰:候氣奈何?岐伯曰:夫邪去絡,入於經也,舍於血脈之中,其寒溫未相得,如涌波之起也,時來時去,故不常在。

  故曰:方其來也,必按而止之,止而取之,無逢其沖而瀉之。

  真氣者,經氣也,經氣太虛,故曰其來不可逢,此之謂也。

  故曰:候邪不審,大氣已過,瀉之則真氣脫,脫則不復,邪氣復至,而病益蓄。故曰其往不可追,此之謂也。

  不可挂以髮者,待邪之至時而發針瀉矣。若先若後者,血氣已盡,其病不可下。故曰:知其可取如發機,不知其取如扣椎。故曰:知機道者不可挂以發,不知機者扣之不發,此之謂也。

  帝曰:補瀉奈何?岐伯曰:此攻邪也。疾出以去盛血,而復其真氣。

  此邪新客溶溶未有定處也。推之則前,引之則止,逆而刺之,溫血也。刺出其血,其病立已。

  帝曰:善。然真邪以合,波隴不起,候之奈何?岐伯曰:審捫循三部九候之盛虛而調之。察其左右,上下相失,及相減者,審其病臟以期之。

  不知三部者,陰陽不別,天地不分;地以候地,天以候天,人以候人。調之中府,以定三部,故曰刺不知三部九候病脈之處,雖有大過且至,工不能禁也。

  誅罰無過,命曰大惑,反亂大經,真不可復,用實為虛,以邪為真,用針無義,反為氣賊。奪人正氣,以從為為逆,榮衛散亂,真氣已失。邪獨內著,絕人長命,予人天殃,不知三部九候,故不能久長。

  因不知合之四時五行,因加相勝,釋邪攻正,絕人長命。

  邪之新客來也未有定處,推之則前,引之則止,逢而瀉之,其病立已。

  通評虛實論篇第二十八黃帝問曰:何謂虛實?岐伯對曰:邪氣盛則實,米青氣奪則虛。

  帝曰:虛實何如?岐伯曰:氣虛者,肺虛也。氣逆者,足寒也。非其時則生,當其時則死。餘臟皆如此。

  帝曰:何謂重實?岐伯曰:所謂重實者,言大熱病,氣熱脈滿,是謂重實。

  帝曰:經絡俱實何如?何以治人?岐伯曰:經絡皆實,是寸脈急而尺緩也,皆當治之。故曰滑則從,澀則逆也。夫虛實者,皆從其物類始,故五臟骨肉滑利,可以長久也。

  帝曰:經氣不足,經氣有餘,如何?岐伯曰:絡氣不足,經氣有餘者,脈口熱而尺寒也。秋冬為逆,春夏為從,治主病者。

  帝曰:經虛絡滿何如?岐伯曰:經虛絡滿者,尺熱滿,脈口寒澀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帝曰:治此者奈何?岐伯曰:絡滿經虛,灸陰刺陽,經滿絡虛,刺陰灸陽。

  帝曰:何謂重虛?岐伯曰:脈氣上虛尺虛,是謂重虛。

  帝曰:何以治之?岐伯曰:所謂氣虛者,言無常也。尺虛者,行步恇然。脈虛者,不像陰也。如此者。滑則生,澀則死也。

  帝曰:寒氣暴上,脈滿而實何如?岐伯曰:實而滑則生,實而逆則死。

  帝曰:脈實滿,手足寒,頭熱,何如?岐伯曰:春秋則生,冬夏則死。脈浮而澀,澀而身有熱者死。

  帝曰:其形盡滿何如?岐伯曰:其形盡滿者,脈急大堅,尺澀而不應也。如是者,故從則生,逆則死。

  帝曰:何謂從則生,逆則死?岐伯曰:所謂從者,手足溫也。所謂逆者,手足寒也。

  帝曰:孚乚子而病熱,脈懸小者何如?岐伯曰:手足溫則生,寒則死。

  帝曰:孚乚子中風熱喘嗚肩息者,脈何如?岐伯曰:喘嗚肩息者,脈實大地。緩則生,急則死。

  帝曰:腸澼便血何如?岐伯曰:身熱則死,寒則生。

  帝曰:腸澼下白沫何如?岐伯曰:脈沈則生,脈浮則死。

  帝曰:腸澼下膿血何如?岐伯曰:脈懸絕則死,滑大則生。

  帝曰:腸澼之屬,身不熱,脈不懸絕何如?岐伯曰:滑大者曰生,懸澀者曰死,以臟期之。

  帝曰:癲疾何如?岐伯曰:脈搏大滑久自己,脈小堅急,死不治。

  帝曰:癲疾之脈,虛實何如?岐伯曰:虛則可治,實則死。

  帝曰:消癉虛實何如?岐伯曰:脈實大,病久可治,脈懸小堅,病久不可治。

  帝曰:形度、骨度、脈度、筋度、何以知其度也?

  帝曰:春極治經絡,夏極治經俞,秋極治六腑。冬則閉塞者,閉塞者,用藥而少針石也。所謂少針石者,非癰疽之謂也。癰疽不待頃時回。

  癰不知所,按之不應手,乍來乍己,刺手大陰傍三痏與纓脈各二。

  掖癰大熱,刺足少陽五。刺而熱不止,刺手心主三,刺手大陰經絡者,大骨之會各三。

  暴癰筋繻,隨分而痛,魄汗ɑ盡,胞氣不足,治在經俞。

  腹暴滿,按之不下,取手太陽經絡者,胃也募也。少陰俞去脊椎三寸傍五,用圓利針。

  霍亂,刺俞傍五,足陽明及上傍三。

  刺?驚脈五:針手太陰各五,刺經太陽五,刺手少陰經絡傍者一,足陽明一,上踝五寸刺三針。

  凡治消癉、仆擊、偏枯、痿厥、氣滿發逆,肥貴人,則高梁之疾也。隔塞閉絕,上下不通,則暴憂之病也。暴厥而聾偏塞閉不通,內氣暴薄也。不從內外中風之病,故瘦留著也。跖跛,寒風濕之病也。

  黃帝曰:黃疸、暴痛、癲狂、厥狂、久逆之所生也。五臟不平,六腑閉塞之所生也。頭痛耳嗚,九竅不利,腸胃之所生也。

  太陰陽明論篇第二十九黃帝問曰:太陰陽明為表裏,脾胃脈也。生病而異者何也?

  岐伯對曰:陰陽異位,更虛更實,更逆更從,或從內或從外,所從不同,故病異名也。

  帝曰:願聞其異狀也。岐伯曰:陽者天氣也,主外;陰者地氣也,主內。故陽道實,陰道虛。故犯賊風虛邪者陽受之,食飲不節,起居不時者,陰受之。陽受之則入六腑,陰受之則入五臟。入六腑則身熱不時臥,上為喘呼;入五臟則瞋滿閉塞,下為飧泄,久為腸澼。故喉主天氣,咽主地氣。故陽受風氣,陰受濕氣。

  故陰氣從足上行至頭,而下行循臂至指端;陽氣從手上行至頭,而下行至足。故曰陽病者上行極而下,陰病者下行極而上。故傷於風者上先受之,傷於濕者,下先受之。

  帝曰:脾病而四肢不用何也?岐伯曰:四肢皆稟氣於胃而不得至經,必因於脾乃得稟也。今脾病不能為胃行其津液,四肢不得稟水谷氣,氣日以衰,脈道不利,筋骨肌內,皆無氣以生,故不用焉。

  帝曰:脾不主時何也?岐伯曰:脾者土也。治中央,常以四時長四臟,各十八日寄治,不得獨主於時也。脾臟者常著胃土之米青也。土者生萬物而法天地,故上下至頭足不得主時也。

  帝曰:脾與腎以膜相連耳,而能為之行其津液何也?岐伯曰:足太陰者三陰也,其脈貫胃,屬脾,絡溢,故太陰為之行氣於三陰。陽明者表也,五臟六腑之海也,亦為之行氣於三陽。臟腑各因其經而受氣於陽明,故為胃行其津液。四肢不得稟水谷氣,日以益衰,陰道不利,筋骨肌肉,無氣以生,故不用焉。

  陽明脈解篇第三十黃帝問曰:足陽明之脈病,惡人與火,聞木音則惕然而驚,鐘鼓不為動,聞木音而驚何也?願聞其故。岐伯對曰:陽明者,胃脈也,胃者土也,故聞木音而驚者,土惡木也。

  帝曰:善。其惡火何也?岐伯曰:陽明主肉,其脈血氣盛,邪客之則熱,熱甚則惡火。

  帝曰:其惡人何也?岐伯曰:陽明厥則喘而惋,惋則惡人。

  帝曰:或喘而死者,或喘而生者,何也?岐伯曰:厥逆連臟則死,連經則生。

  帝曰:善。病甚則棄衣而走,登高而歌,或至不食數日,逾垣上屋,所上之處,皆非其素所能也,病反能者何也?岐伯曰:四肢者諸陽之本也。陽盛則四肢實,實則能登高也。帝曰:其棄衣而走者何也?岐伯曰:熱盛於身,故棄衣欲走也。帝曰:其妄言罵詈,不避親疏而歌者何也?岐伯曰:陽盛則使人妄言罵詈,不避親疏而欲食,不欲食故妄走也。

  熱論篇第三十一黃帝問曰:今夫熱病者,皆傷寒之類也,或愈或死,其死皆以六七日之間,其愈皆以十日以上者,何也?不知其解,願聞其故。

  岐伯對曰:巨陽者,諸陽之屬也。其脈連於風府,故為諸陽主氣也。人之傷於寒也,則為病熱,熱雖甚不死,其兩感於寒而病者,必不免於死。

  帝曰:願聞其狀。岐伯曰:傷寒一日,巨陽受之,故頭項痛,腰脊強。

  二日陽明受之。陽明主肉,其脈俠鼻,絡於目,故身熱目痛而鼻乾,不得臥也。

  三日少陽受之,少陽主膽,其脈循脅絡於耳,故胸脅痛而耳聾。三陽經絡,皆受其病,而未入於臟者,故可汗而已。

  四日太陰受之太陰脈布胃中,絡於嗌,故腹滿而溢乾。

  五日少陰受之。少陰脈貫腎,絡於肺,系舌本,故口燥舌乾而渴。

  六日厥陰受之。厥陰脈循陰器而絡於月干,故煩滿而囊縮。

  三陰三陽,五臟六腑皆受病,榮衛不行,五臟不通,則死矣。

  其不兩感於寒者,七日巨陽病衰,頭痛少愈;八日陽明病衰,身熱少愈;九日少陽病衰,耳聾微聞;十日太陰病衰,腹減如故,則思飲食,十一日少陰病衰,渴止ɑ滿,一古乾已而嚏,十二日厥陰病衰,囊縱,少腹微下,大氣皆去,病日已矣。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治之各通其臟脈,病日衰已矣。其未滿三日者,可汗而已;其滿三日者,可泄而已。

  帝曰:熱病可愈,時有所遺者,何也?岐伯曰:諸遺者,熱甚而強食之,故有所遺也。若此者,皆病已衰而熱有所藏,因其谷氣相薄,兩熱相合,故有所遺也。帝曰:善。治遺奈何?岐伯曰:視其虛實,調其逆從,可使必已矣。

  帝曰:病熱當何治之?岐伯曰:病熱少愈,食肉則復,多食則遺,此其禁也。

  帝曰:其病兩感於寒者,其脈應與其病形何如?岐伯曰:兩感於寒者,病一日則巨陽與少陰俱病,則頭痛口乾而煩滿;二日則陽明與太陰俱病,則腹滿身熱,不欲食譫言,三日則少陽與厥陰俱病,則耳聾囊縮而厥。水漿不入,不知人,六日死。

  帝曰:五臟已傷,六腑不通,榮衛不行,如是之後,三日乃死,何也?岐伯曰:陽明者,十二經脈之長也,其血氣盛,故不知人,三日其氣目谠蔒,故死矣。

  凡病傷寒而成溫者,先夏至日者,為病溫,後夏至日者,為病暑。暑當與汗皆出,勿止。

  刺熱論篇第三十二月干熱病者,小便先黃,腹痛多臥,身熱。熱爭則狂言及驚,脅滿痛,手足躁,不得安臥。庚辛甚,甲乙大汗。氣逆則庚辛死。刺足厥陰少陽,其逆則頭痛員員,脈引沖頭也。

  心熱病者,先不樂,數日乃熱,熱爭則卒心痛,煩悶善嘔,頭痛面赤,無汗。壬癸甚,丙丁大汗。氣逆則壬癸死,刺手少陰太陽。

  脾熱病者,先頭重、頰痛、煩心、顏青、欲嘔、身熱。熱爭則腰痛,不可用俯仰,腹滿泄,兩頷痛。甲乙甚,戊己大汗;氣逆則甲乙死,刺足太陰陽明。

  肺熱病者,先淅然厥起毫毛,惡風寒,舌上黃身熱。熱爭則喘咳,痛走胸膺背,不得大息,頭痛不堪,汗出而寒。丙丁甚,庚辛大汗。氣逆則丙丁死。刺手太陰陽明,出血如大豆,立已。

  腎熱病者,先腰痛胻痠,苦渴數飲身熱。熱爭則項痛而強,胻寒且痠,足下熱,不欲言。其逆則項痛,員員淡淡然。戊己甚,壬癸大汗。氣逆則戊己死。刺足少陰太陽,諸汗者,至其所勝日汗出也。

  月干熱病者,左頰先赤;心熱病者,顏先赤;脾熱病者,鼻先赤;肺熱病者,右頰先赤;腎熱病,頤先赤。

  病雖未發,見赤铯者刺之,名曰治未病。

  熱病從部所起者,至期而已,其刺之反者,三周而已。重逆則死。諸當汗者,至其所勝日,汗大出也。

  諸治熱病,以飲之寒水乃刺之,必寒應之,居止寒處,身寒而止也。

  熱病先胸脅痛,手足躁,刺足少陽,補足太陰。病甚者為五十九刺。熱病始手臂病者,刺手陽明太陰而汗出止。

  熱病始於頭首者,刺項太陽而汗出止。

  熱病先身重骨痛、耳聾、好瞑、刺足少陰,病甚為五十九刺。

  熱病先眩冒而熱,胸脅滿,刺足少陰少陽。

  太陽之脈铯榮顴骨,熱病也。榮未交,曰今且得汗,待時而已。與厥陰脈爭見者,死期不過三日。

  其熱病內連腎,少陽之脈铯也。少陽之脈铯榮頰前,熱病也。榮未交,曰今且得汗,待時而已。與少陰脈爭見者,死期不過三日。

  熱病氣穴,三椎下間主胸中熱,四椎下間主膈中熱,五椎下間主月干熱,六椎下間主脾熱,七椎下間主腎熱。榮在●也,項上三椎陷者中也。

  頰下逆顴為大瘕;下牙車為腹滿;顴後為脅痛;頰上者膈上也。

  評熱病論篇第三十三黃帝問曰:有病溫者,汗出輒復熱而脈躁疾,不為汗衰,狂言不能食,病名為何?岐伯對曰:病名陰陽交,交者死也。

  帝曰:願聞其說,岐伯曰:人所以汗出者,皆生於穀,穀生鞖鲍,今邪氣交爭於骨肉而得汗者,是邪卻而米青勝也。米青勝則當能食而不復熱;復熱者邪氣也,汗者米青氣也,今汗出而輒復熱者,是邪勝也,不能食者,米青無俾也。病而留者,其壽可立而傾也。且夫熱論曰:汗出而脈赦嗌盛者死。今脈不與汗相應,此不勝其病也,其死明矣。狂言者是失志,失志者死,今見三死,不見一生,雖愈必死也。

  帝曰:有病身熱汗出煩滿,煩滿不為汗解,此為何病?岐伯曰:汗出而身熱者風也,汗出而煩滿不解者厥也,病名曰風厥。帝曰:願卒聞之,岐伯曰:巨陽主氣,故先受邪,少陰與其為表裏也,得熱則上從之,從之則厥也。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表裏刺之,飲之服湯。

  帝曰:勞風為病何如?岐伯曰:勞風法在肺下,其為病也,使人強上,瞑視,唾出若涕,惡風而振寒,此為勞風之病。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以救俯仰。巨陽引米青者三日,中年者五日,不米青者七日,咳出青黃涕,其狀如膿,大如彈丸,從口中若鼻中出,不出則傷肺,傷肺則死也。

  帝曰:有病腎風者,面胕龐然,壅害於言,可刺不?岐伯曰:虛不當刺,不當刺而刺,後五日其氣必至。帝曰:其至何如?岐伯曰:至必少氣時熱,時熱從胸背上至頭,汗出,手熱、口乾、苦渴、小便黃、目下腫、腹中嗚、身重難以行,月事不來,煩而不能食,不能正偃,正偃則咳,病名曰風水,論在刺法中。

  帝曰:願聞其說。岐伯曰:邪之所湊,其氣必虛;陰虛者,陽必湊之。故少氣時熱而汗出也。小便黃者,少腹中有熱也。不能正偃者,胃中不和也。正偃則咳甚,上迫肺也。諸有水氣者,微腫先見於目下也。

  帝曰:何以言?岐伯曰:水者陰也,目下亦陰也,腹者至陰之所居。故水在腹者,必使目下腫也。真氣上逆,故口苦舌乾,臥不得正偃,正偃則咳出清水也。諸水病者,故不得臥,臥則驚,驚則咳甚也,腹中嗚者,病本於胃也。薄脾則煩,不能食。食不下者,胃脘隔也。身重難以行者,胃脈在足也。月事不來者,胞脈閉也,胞脈者屬心,而絡於胞中,今氣上迫肺,心氣不得下通,故月事不來也。

  逆調論篇第三十四黃帝問曰:人身非常溫也,非常熱也,為之熱而煩滿者何也?岐伯對曰:陰氣少而陽氣勝也,故熱而煩滿也。

  帝曰:人身非衣寒也,中非有寒氣也,寒從中生者何?岐伯曰:是人多痺氣也,陽氣少陰氣多,故身寒如從水中出。

  帝曰:人有四肢熱,逢風寒如炙如火者何也?岐伯曰:是人者陰氣虛,陽氣盛,四肢者陽也,兩陽相得而陰氣虛少,少水不能滅盛火,而陽獨治。獨治者不能生長也,獨勝而止耳。逢風而如炙如火者,是人當肉爍也。

  帝曰:人有身寒,陽火不能熱,厚衣不能溫,然不凍慄,是為何病?岐伯曰:是人者,素腎氣勝,以水為事,太陽氣衰,腎脂枯木不長,一水不能勝兩火。腎者水也,而生於骨,腎不生,則髓不能滿,故寒甚至骨也。所以不能凍慄者,月干一陽也,心二陽也,腎孤臟也,一水不能勝二火,故不能凍慄,病名曰骨痺,是人當攣節也。

  帝曰:人之肉苛者,雖近亦絮,猶尚苛也,是謂何疾?岐伯曰:榮氣虛,衛氣實也,榮氣虛則不仁,衛氣虛則不用,榮衛俱虛,則不仁且不用,肉如故也。人與志不相有,曰死。

  帝曰:人有逆氣不得臥而息有音者,有不得臥而息無音者,有起居如故息有音者,有得臥行而喘者,有不得得臥不能行而喘者,有不得臥臥而喘者,皆何臟使然?願聞其故。

  岐伯曰:不得臥而息有音者,是陽明之逆也,足三陽者下行,今逆而上行,故息有音也。陽明者,胃脈也,胃者,六腑之海,其氣亦下行。陽明逆,不得從其道?故不得臥也。下經曰:胃不和,則臥不安,此之謂也。

  夫起居如故而息有音者,此肺之絡脈逆也,絡脈不得隨經上下,故留經而不行,絡脈之病人也微,故起居如故而息有音也。

  夫不得臥,臥則喘者,是水氣之客也。夫水者,循津液而流也,腎者水臟主津液,主臥與喘也。帝曰:善。

  瘧論篇第三十五黃帝問曰:夫痎瘧皆生於風,其蓋作有時者何也?岐伯對曰:瘧之始發也,先起於毫毛,伸欠乃作,寒慄鼓頷,腰脊俱痛,寒去則內外皆熱,頭疼如破,渴欲冷飲。

  帝曰:何氣使然?願聞其道。岐伯曰:陰陽上下交爭,虛實更作,陰陽相移也。

  陽並於陰,則陰實而陽虛,陽明虛則寒慄鼓頷也;巨陽虛則腰背頭項疼;三陽俱虛則陰氣勝,陰氣勝則骨寒而痛;寒生於內,故中外皆寒;陽盛則外熱,陰虛則內熱,則喘而渴,故欲冷飲也。

  此皆得之夏傷於暑,熱氣盛,藏於皮膚之內,腸胃之外,皆榮氣之所食也。

  此令人汗空疏,腠理開,因得秋氣;汗出遇風,及得之以浴,水氣舍於皮膚之內,與衛氣並居。衛氣者晝日行於陽,夜行於陰,此氣得陽而外出,得陰而內薄,內外相薄,是以曰作。

  帝曰:其間日而作者何也?岐伯曰:其氣之舍深,內薄於陰,陽氣獨發,陰邪內著,陰與陽爭不得出,是以間日而作也。

  帝曰:善。其作日晏與其日早者何氣使然?岐伯曰:邪氣客於風府,循膂而下,衛氣一日一夜大會於風府,其明日日下一節,故其作也晏。此先客於脊背也,每至於風府,則腠理開,腠理開,則邪氣入,邪氣入,則病作,以此日作稍益晏也;其出於風府日下一節,二十五日下至●骨,二十六日入於脊內,注於伏膂之脈,其氣上行,九日出於缺盆之中,其氣日高,故作日益早也。

  其間日發者,由邪氣內薄於五臟,橫連募原也。其道遠,其氣深,其行遲,不能與衛氣俱行,不得皆出。故間日乃作也。

  帝曰:夫子言衛氣每至於風府,腠理乃發,發則邪氣入,入則病作,今衛氣日下一節,其氣之發也,不當風府,其日作者奈何?

  岐伯曰:此邪氣客於頭項,循膂而下者也。故虛實不同,邪中異所,則不得當其風府也。故邪中於頭項者,氣至頭項而病;中於背者,氣至背而病;中於腰脊者,氣至腰脊而病;中於手足者,氣至手足而病。衛氣之所在與邪氣相合,則病作。故風無常府,衛氣之所發必開其腠理,邪氣之所合,則其府也。

  帝曰:善。夫風之與瘧也,相似同類,而風獨常在,瘧得有時而休者何也?岐伯曰:風氣留其處,故常在,瘧氣隨經絡,沈以內薄,故衛氣應乃作。

  帝曰:瘧先寒而後熱者何也?岐伯曰:夏傷於大暑,其汗大出,腠理開發,因遇夏氣淒滄之水寒,藏於腠理皮膚之中,秋傷於風,則病成矣。夫寒者,陰氣也,風者,陽氣也,先傷於寒而後傷於風,故先寒而後熱也。病以時作,名曰寒瘧。

  帝曰:先熱而後寒者何也?岐伯曰:此先傷於風,而後傷於寒。故先熱而後寒也。亦以時作,名曰溫瘧。

  其但熱而不寒者,陰氣先絕,陽氣獨發,則少氣煩冤,手足熱而欲嘔,名曰癉瘧。

  帝曰:夫經言有餘者瀉之,不足者補之,今熱為有餘,寒為不足。夫瘧者之寒,湯火不能溫也,及其熱,冰水不能寒也,此皆有餘不足之類。當此之時,良工不能止,必須其自衰,乃刺之,其故何也?願聞其說。岐伯曰:經言無刺熇熇之熱,無刺渾渾之脈,無刺漉漉之汗,故為其病呐贝可治也。

  夫瘧之始發也,陽氣並於陰,當是之時,陽虛而陰盛,外無氣故先寒慄也。陰氣逆極則復出之陽,陽與陰復並於外,則陰虛而陽實,故先熱而渴。

  夫瘧氣者,並於陽則陽勝,並於陰則陰勝?陰勝則寒,陽勝則熱。瘧者,風寒之氣不常也。病極則復。

  至病之發也,如火之熱,如風雨不可當也。故經言曰:方其盛時,必毀,因其衰也,事必大昌,此之謂也。

  夫瘧之未發也,陰未並陽,陽未並陰,因而調之,真氣得安,邪氣乃亡。故工不能治其已發為其氣逆也。

  帝曰:善。攻之奈何?早晏何如?岐伯曰:瘧之且發也,陰陽之且移也,必從四末始也。陽已傷,陰從之,故先其時緊束其處,令邪氣不得入,陰氣不得出,審候見之在孫絡盛堅而血者,皆取之,此真往而未得並者也。

  帝曰:瘧不發其應何如?岐伯曰:瘧氣者,必更盛更虛,當氣之所在也。病在陽則熱而脈躁,在陰則寒而脈靜,極則陰陽俱衰,衛氣相離,故病得休,衛氣集則復病也。

  帝曰:時有間二日或至數日發,或渴或不渴,其故何也?岐伯曰:其間日者邪氣與衛氣客於六腑,而有時相失不能相得,故休數日乃作也。瘧者陰陽更勝也,或甚或不甚,故或渴或不渴。

  帝曰:論言夏傷於暑,秋必病瘧,今瘧不必應者何也?岐伯曰:此應四時者也。其病異形者,反四時也。其以秋病者寒甚,以冬病者寒不甚,以春病者惡風,以夏病者多汗。

  帝曰:夫病溫瘧與寒瘧,而皆安舍,舍於何臟?

  岐伯曰:溫瘧者,得之冬中於風,寒氣藏於骨髓之中,至春則陽氣大發,邪氣不能自出,因遇大暑,腦髓爍,肌肉消,腠理發泄,或有所用力,邪氣與汗皆出,此病藏於腎,其氣先從內出之於外也。如是者,陰虛而陽盛,陽盛則熱矣。衰則氣復反入,入則陽虛,陽虛則寒矣。故先熱而後寒,名曰溫瘧。

  帝曰:癉瘧何如?岐伯曰:癉瘧者肺素有熱,氣盛於身,厥逆上沖,中氣實而不外泄,因有所用力,腠理開,風寒舍於皮膚之內,分肉之間而發,發則陽氣盛,陽氣盛而不衰則病矣。其氣不及於陰,故但熱而不寒,氣內藏於心而外舍於分肉之間,令人消爍脫肉,故命曰癉瘧。帝曰:善。

  刺瘧篇第三十六足太陽之瘧,令人腰痛頭重,寒從背起,先寒後熱,熇熇暍暍然,熱止汗出難已,刺?中出血。

  足少陽之瘧,令人身體解肌,寒不甚,熱不甚,惡見人,見人心惕惕然,熱多汗出甚,刺足少陽。

  足陽明之瘧,令人先寒洒淅、洒淅寒甚,久乃熱,熱去汗出,喜見日月光火氣,乃快然。刺足陽明趾上●。

  足太陰之瘧,令人不樂,好太息,不嗜食,多寒熱汗出,病至則善嘔,嘔已乃衰,即取之。

  足太陰之瘧,令人嘔吐甚,多寒熱,熱多寒少,欲閉戶牖而處,其病難已。

  足厥陰之瘧,令人腰痛,少腹滿、小便不利、如癃狀,非癃也。數便,意恐懼,氣不足,腹中悒悒,刺足厥陰。

  肺瘧者,令人心寒,寒甚熱,熱間善驚,如有所見者,刺手太陰陽明。

  心瘧者,令人煩心甚,欲得清水,反寒多,不甚熱,刺手少陰。

  月干瘧者,令人铯蒼蒼然太息,其狀若死者,刺足厥陰見血。

  脾瘧者,令人寒,腹中痛。熱則腸中鳴,鳴已汗出,刺足太陰。

  腎瘧者,令人洒洒然,腰脊痛,婉轉大便難,目眴眴然,手足寒。刺足太陽少陰。

  胃瘧者,令人且病也,善飢而不能食,食而支滿腹大。刺足陽明太陰橫脈出血。瘧發身方熱,刺趾上動脈,開其空,出其血,立寒。

  瘧方欲寒,刺手陽明太陰,足陽明太陰。

  瘧脈滿大急,刺背俞,用中針傍五胠俞各一,適肥瘦出其血也。

  瘧脈小實急,灸脛少陰,刺指井。

  瘧脈滿大急,刺背俞,用五胠俞、背俞各一,適行至於血也。

  瘧脈緩大虛,便宜用藥,不宜用針。

  凡治瘧,先發如食頃,乃可以治,過之,則失時也。

  諸瘧而脈不見,刺十指間出血,血去必已。先視身之赤如小豆者,儘取之。

  十二瘧者,其發各不同時,察其病形,以知其何脈之病也。先其發時,如食頃而刺之,一刺則衰,二刺則知,三刺則已,不已刺舌下兩脈出血,不已刺?中盛經出血,又刺項已下挾脊者必已。舌下兩脈者,廉泉也。

  刺瘧者,必先問其病之所先發者,先刺之,先頭痛及重者,先刺頭上及兩額兩眉之間;先腰脊痛者,先刺?中出血;先手臂痛者,先刺手少陰陽明十指間;先足脛酸痛者,先刺足陽明十指間出血。

  風瘧、瘧發則汗出惡風。刺三陽經背俞之血者。

  ●痠痛甚,按之不可,名曰胕髓病。以鑱針,針絕骨出血,立已。

  身體小痛,刺至陰。

  諸陰之井無出血,間日一刺。

  瘧不渴,間日而作,刺足太陽。渴而間日作,刺足少陽。

  濕瘧汗ɑ出,為五十九刺。

  氣厥論篇第三十七黃帝問曰:五臟六腑寒熱相移者何?

  岐伯曰:腎移寒於月干,癰腫少氣。脾移寒於月干,癰腫筋攣。

  月干移寒於心,狂隔中。心移寒於肺,肺消。肺消者飲一溲二,死不治。

  肺移寒於腎,為涌水。涌水者,按腹ɑ堅,水氣客於大腸,疾行則嗚濯濯,如囊裏漿水之病也。

  脾移熱於月干,則為驚衄。

  月干移熱於心,則死。

  心移熱於肺,傳為膈消。

  肺移熱於腎,傳為柔痊。

  腎移熱於脾,傳為虛,腸澼,死不可治。

  胞移熱於膀胱,則癃溺血。

  膀胱移熱於小腸,膈腸不便,上為口糜。

  小腸移熱於大腸,為虙瘕,為沉。

  大腸移熱於胃,善食而瘦入,謂之食亦。

  胃移熱於膽,亦曰食亦。

  膽移熱於腦,則辛頞鼻淵。鼻淵者,濁涕不下止也,傳為衄蔑、瞑目。故得之氣厥也。

  欬論篇第三十八黃帝問曰:肺之令人咳何也?岐伯對曰:五臟六腑皆令人咳,非獨肺也。

  帝曰:願聞其狀?岐伯曰:皮毛者肺之合也。皮毛先受邪氣,邪氣以從其合也。其寒飲食人胃,從肺脈上至於肺,則肺寒,肺寒則外內合,邪因而客之,則為肺咳。

  五臟各以其時受病,非其時各傳以與之。

  人與天地相參,故五臟各以治時,感於寒則受病,微則為咳,甚者為泄為痛。

  乘秋則肺先受邪,乘春則月干先受之,乘夏則心先受之,乘至陰則脾先受之,乘冬則腎先受之。

  帝曰:何以異之?

  岐伯曰:肺咳之狀,咳而喘息有音,甚則唾血。

  心咳之狀,咳則心痛,喉中介介如梗狀,甚則咽腫,喉痺。

  月干咳之狀,咳則兩脅下痛,甚則不可以轉,轉則兩胠下滿。

  脾咳之狀,咳則右脅下痛,陰陰引肩背,甚則不可以動,動則咳劇。

  腎咳之狀,咳則腰背相引而痛,甚則咳涎。

  帝曰:六腑之咳奈何?安所受病?岐伯曰:五臟之久咳,乃移於六腑。

  脾咳不已,則胃受之。胃咳之狀,咳而嘔,嘔甚則長蟲出。

  月干咳不已則膽受之,膽咳之狀,咳嘔膽汁。

  肺咳不已則大腸變之,大腸咳狀,咳而遺失。

  心咳不已則小腸受之,小腸咳狀,咳而失氣,氣與咳俱失。

  腎咳不已則膀胱受之,膀胱咳狀,咳而遺溺。

  久咳不已則三焦受之,三焦咳狀,咳而腹滿不欲食飲。

  此皆緊於胃關於肺,使人多涕唾而面浮腫氣逆也。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治臟者治其俞,治腑者治其合,浮腫者治其經。帝曰:善。

  舉痛論篇第三十九黃帝問曰:余聞善言天者,必有驗於人,善言古者,必有合於今;善言人者,必有厭於已。如此則道不惑而要數極,所謂明也。

  今余問於夫子,令言而可知,視而可見,捫而可得,令驗於己而發蒙解惑,可得而聞乎?

  岐伯再拜稽首曰:何道之問也?帝曰:願聞人之五臟卒痛,何氣使然?岐伯對曰:經脈流行不止,環周不休,寒氣入經而稽遲。泣而不行,客於脈外,則血少,客於脈中則氣不通,故卒然而痛。

  帝曰:其痛或卒然而止者;或痛甚不休者;或痛甚不可按者;或按之而痛止者;或按之無益者;或喘動應手者;或心與背相引而痛者;或脅肋與少腹相引而痛者;或腹痛引陰股者;或痛宿昔而成積者;或卒然痛死不知人,有少間復生者;或痛而嘔者;或腹痛而後泄者;或痛而閉不通者。凡此諸痛,各不同形,別之奈何?

  岐伯曰:寒氣客於脈外,則脈寒,脈寒則縮踡,縮踡則脈絀急,則外引小絡,故卒然而痛。得炅則痛立止,因重中於寒,則痛久矣。

  寒氣客於經脈之中,與炅氣相薄,則脈滿,滿則痛而不可按也。寒氣稽留,炅氣從上,則脈充大而血氣亂,故痛甚不可按也。

  寒氣客於腸胃之間,膜原之下,血不得散,小絡急引故痛。按之則血氣散,故按之痛止。

  寒氣客於挾脊之脈則深,按之不能及,故按之無益也。

  寒氣客於沖脈,沖脈起於關元,隨腹直上,寒氣客則脈不通,脈不通則氣因之,故喘氣應手矣。

  寒氣客於背俞之脈,則脈泣,脈泣則血虛,血虛則痛。其俞注於心,故相引而痛。按之則熱氣至,熱氣至則痛上矣。

  寒氣客於厥陰之脈,厥陰之脈者,絡陰器,繫於月干。寒氣客於脈中,則血泣脈急,故脅肋與少腹相引痛矣。

  厥氣客於陰股,寒氣上及少腹,血泣在下相引,故腹痛引陰股。

  寒氣客於小腸膜原之間,絡血之中,血泣不得注入大經,血氣稽留不得行,故宿昔而成積矣。

  寒氣客於五臟,厥逆上泄,陰氣竭,陽氣未入,故卒然痛死不知人,氣復反則生矣。

  寒氣客於腸胃,厥逆上出,故痛而嘔也。

  熱氣留於小腸,腸中痛,癉熱焦渴,則堅乾不得出,故痛而閉不通矣。

  帝曰:所謂言而可知者也,視而可見奈何?

  岐伯曰:五臟六腑固盡有部,視其五铯,黃赤為熱,白為寒,青黑為痛,此所謂視而可見者也。

  帝曰:捫而可得奈何?岐伯曰:視其主病之脈堅,而血及陷下者,皆可捫而得也。

  帝曰:善。余知百病生於氣也,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寒則氣收,炅則氣泄,驚則氣亂,勞則氣耗,思則氣結。九氣不同,何病之生?

  岐伯曰:怒則氣逆,甚則嘔血及飧泄,故氣上矣。

  喜則氣和志達,榮衛通利,故氣緩矣。

  悲則心系急,肺布葉舉,而上焦ɑ通,榮衛不散,熱氣在中,故氣消矣。

  恐則米青卻,卻則上焦閉,閉則氣還,還則下焦脹,故氣不行矣。

  寒則腠理閉,氣不行,故氣收矣。

  炅則腠理開,榮衛通,汗大泄,故氣泄。

  驚則心無所依,神無所歸,慮無所定,故氣亂矣。

  勞則喘息汗出,外內皆越,故氣耗矣。

  思則心有所存,神有所歸,正氣留而不行,故氣結矣。

  腹中論篇第四十黃帝問曰:有病心腹滿,旦食則不能暮食,此為何病?岐伯對曰:名為鼓脹。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治之以雞矢醴,一劑知,二劑已。

  帝曰:其時有復發者,何也?岐伯曰:此飲食不節,故時有病也。雖然其病也已時,故當病氣聚於腹也。

  帝曰:有病胸脅支滿者,妨於食,病至則先聞腥臊臭,出清液,先唾血,四支清,目眩,時時前後血,病名為何,何以得之?

  岐伯曰:病名血枯,此得之年少時,有所大脫血。若醉入房,中氣竭,月干傷,故月事衰少不來也。

  帝曰:治之奈何?復以何術?岐伯曰:以四烏?骨,一蘆茹,二物併合之,丸以雀卵,大小如豆,以五丸為後飯,飲以鮑魚汁,利腸中,及傷月干也。

  帝曰:病有少腹盛,上下左右皆有根,此為何病?可治不?

  岐伯曰:病名曰伏梁。

  帝曰:伏梁何因而得之?岐伯曰:裹大膿血,居腸胃之外,不可治,治之每切按之致死。

  帝曰:何以然?岐伯曰:此下則因陰,必下膿血,上則迫胃脘,生膈俠胃脘內癰,此久病也,難治。居臍上為逆,居臍下為從,勿動亟奪,論在刺法中。

  帝曰:人有身體髀股●皆腫,環臍而痛,是為何病?岐伯曰:病名伏梁,此風根也。其氣溢於大腸而著於肓,肓之原在臍下,故環臍而痛也。不可動之,動之為水溺澀之病。

  帝曰:夫子數言熱中,消中,不可服高梁芳草石藥。石藥發瘨,芳草發狂。夫熱中消中者,皆富貴人也,今禁高梁,是不合其心,禁芳草石藥,是病不愈,願聞其說。

  岐伯曰:夫芳草之氣美,石藥之氣悍,二者其氣急疾堅勁,故非緩心和人,不可以服此二者。

  帝曰:不可以服此二者,何以然?岐伯曰:夫熱氣慓悍,藥氣亦然,二者相遇,恐內傷脾,脾者土也,而惡木,服此藥者,至甲乙日更論。

  帝曰:善。有病膺腫,頭痛胸滿腹脹,此為何病?何以得之?岐伯曰:名厥逆。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灸之則瘖,石之則狂,須其氣並,乃可治也。帝曰:何以然?岐伯曰:陰氣重上,有餘於上,灸之則陽氣入陰,入則瘖,石之則陽氣虛,虛則狂,須其氣並而治之,可使全也。

  帝曰:善。何以知懷子之且生也?岐伯曰:身有病而無邪脈也。

  帝曰:病熱而有所痛者何也?岐伯曰:病熱者陽脈也,以三陽之動也。人迎一盛少陽,二盛太陽,三盛陽明,入陰也。夫陽入於陰,故病在頭與腹,乃●脹而頭痛也。帝曰:善。

  刺腰論痛篇第四十一足太陽脈,令人腰痛引項脊尸九背如重狀,刺其?中,太陽正經出血,春無見血。

  少陽令人腰痛,如以針刺其皮中,循循然不可以俛仰,不可以顧。刺少陽成骨之端出血,成骨在膝外廉之骨獨起者,夏無出血。

  陽明令人腰痛,不可以顧,顧如有見者,善悲。刺陽明於●前三痏,上下和之出血,秋無見血。

  足少陰令人腰痛,痛引脊內廉。刺少陰於內踝上二痏。春無見血,出血太多,不可復也。

  厥陰之脈令人腰痛,腰中如張弓弩弦。刺厥陰之脈,在●踵魚腹之外,循之累累然,乃刺之。其病令人善言默默然不慧,刺之三痏。

  解脈令人腰痛,痛引肩,目疏疏然,時遺溲。刺解脈在膝筋肉分間?外廉之橫脈出血,血變而止。

  解脈令人腰痛如引帶,常如折腰狀,善恐。刺解脈在?中結絡如黍米,刺之血身寸,以黑見赤血而已。

  同陰之脈令人腰痛,痛如小錘居其中,怫然腫。刺同陰之脈在外踝上絕骨之端,為三痏。

  陽維之脈令人腰痛,痛上怫然腫。刺陽維之脈,脈與太陽合端下間,去地一尺所。

  衡絡之脈,令人腰痛,不可以俛仰,仰則恐仆,得之舉重傷腰,衡絡絕,惡血歸之。刺之在?陽筋之間,上?數寸,衡居為二痏出血。

  會陰之脈,令人腰痛,痛上漯漯然汗出。汗乾令人欲飲,飲已欲走。刺直腸之脈上三痏,在蹻上?下五寸橫居,視其盛者出血。

  飛陽之脈令人腰痛,痛上怫怫然,甚則悲以恐,刺飛陽之脈,在內踝上五寸,少陽之前與陰維之會。

  昌陽之脈令人腰痛,痛引膺,目●●然,甚則反折,舌卷不能言。刺內筋為二痏。在內踝上大筋前太陰後,上踝二寸所。

  散脈令人腰痛而熱,熱甚生煩,腰下如有橫木居其中,甚則遺溲。刺散脈在膝前骨肉分間,絡外廉,束脈為三痏。

  肉裏之脈令人腰痛,不可以咳,咳則筋縮急。刺肉裏之脈,為二痏,在太陽之外,少陽絕骨之後。

  腰痛挾脊而痛至頭,几几然,目●●然僵仆,刺足太陽?中出血。

  腰痛上寒,刺足太陽陽明;上熱刺足厥陰;不可以俛仰,刺足少陽;中熱而喘,刺足少陰,刺?中出血。

  腰痛上寒不可顧,刺足陽明;上熱刺足太陰;中熱而喘,刺足少陰。

  大便難,刺足少陰;少腹滿,刺足厥陰。如折不可以俛仰,不可舉,刺足太陽;引脊內廉,刺足少陰。

  腰痛引少腹控●,不可以仰;刺腰尸九交者,兩髁胛上,以月生死為痏數,發針立已,左取右,右取左。

  風論篇第四十二黃帝問曰:風之傷人也,或為寒熱,或為熱中,或為寒中,或為癘風,或為偏枯,或為風也,其病各異,其名不同。或內至五臟六腑,不知其解,願聞其說。

  岐伯對曰:風氣藏在皮膚之間,內不得通,外不得泄。

  風者,善行而數變,腠理開,則洒然寒,閉則熱而悶。其寒也,則衰食飲;其熱也,則消肌肉。故使人怢栗而不能食,名曰寒熱。

  風氣與陽明入胃,循脈而上至目內眥,其人肥,則風氣不得外泄,則為熱中而目黃;人瘦則外泄而寒,則為寒中而泣出。風氣與太陽俱入,行諸脈俞,散於分肉之間,與衛氣相干,其道不利。故使肌肉憤●而有瘍,衛氣有所凝而不行,故其肉有不仁也。

  癘者,有榮氣熱腑,其氣不清,故使其鼻柱壞而铯敗,皮膚瘍潰。風寒客於脈而不去,名曰癘風,或名曰寒熱。

  以春甲乙傷於風者為月干風,以夏丙丁傷於風者為心風,以季夏戊己傷於邪者為脾風,以秋庚辛中於邪者為肺風,以冬壬癸中於邪者為腎風。

  風中五臟六腑之俞,亦為臟腑之風,各入其門戶,所中則為偏風。

  風氣循風府而上,則為胸風,風入系頭,則為目風,眼寒。

  飲酒中風,則為漏風。

  入房汗出中風,則為內風。

  旭鹿中風,則為首風。

  久風入中,則為腸風,飧泄。

  外在腠理,則為泄風。

  故風者,百病之長也,至其變化,乃為他病也,無常方,然致有風氣也。

  帝曰:五臟風之形狀不同者何?願聞其診,及其病能。

  岐伯曰:肺風之狀,多汗惡風,铯皏然白,時咳短氣,晝日則差,暮則甚,診在眉上,其铯白。

  心風之狀,多汗惡風,焦絕善怒嚇,赤铯,病甚則言不可快,診在口,其铯赤。

  月干風之狀,多汗惡風,善悲,铯微蒼,噎乾善怒,時憎女子,診在目下,其铯青。

  脾風之狀,多汗惡風,身體怠墮,四支不欲動,铯薄微黃,不嗜食,診在鼻上,其铯黃。

  腎風之狀,多汗惡風,面龐然浮腫,脊痛不能正立,其铯●,隱曲不利,診在肌上,其铯黑。

  胃風之狀,頸多汗,惡風,食飲不下,膈塞不通,腹善脹,失衣則●脹,食寒則泄,診形瘦而腹大。

  首風之狀,頭面多汗,惡風、當先風一日,則病甚,頭痛不可以出內,至其風日,則病少愈。

  漏風之狀,或多汗,常不可單衣,食則汗出,甚則身汗,喘息惡風,衣常濡,口乾善渴,不能勞事。

  泄風之狀,多汗,汗出泄衣上,口中乾,上漬其風,不能勞事,身體盡痛,則寒。帝曰:善。

  痺論篇第四十三黃帝問曰:痺之安生?岐伯對曰:風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為痺也。

  其風氣勝者為行痺,寒氣勝者為痛痺,濕氣勝者為著痺也。

  帝曰:其有五者何也?岐伯曰:以冬遇此者為骨痺,以春遇此者為筋痺;以夏遇此者為脈痺;以至陰遇此著為筋痺;以秋遇此者為皮痺。

  帝曰:內舍五臟六腑,何氣使然?岐伯曰:五臟皆有合,病久而不去者,內舍於其合也。故骨痺不已,復感於邪,內會於腎;筋痺不已,復感於邪,內會於月干;脈痺不已,復感於邪,內會於心;肌痺不已,復感於邪,內舍於脾;皮痺不已,復感於邪,內舍於肺;所謂痺者,各以其時重感於風寒濕之氣也。

  凡痺之客五臟者,肺痺者,煩滿喘而嘔。

  心痺者,脈不通,煩則心下鼓,暴上氣而喘,噎乾善噫,厥氣上則恐。

  月干痺者,夜臥則驚,多飲,數小便,上為引如懷。腎痺者,善脹,尸九以代踵,脊以代頭。

  脾痺者,四支解墮,發咳嘔汁,上為大塞。

  腸痺者,數飲而出不得,中氣喘爭,時發飧泄。

  胞痺者,少腹膀胱按之內痛,若沃以湯,澀於小便,上為清涕。

  陰氣者,靜則神藏,躁則消亡。

  飲食自倍,腸胃乃傷。

  氵㸒氣喘息,痺聚在肺;氵㸒氣憂思,痺聚在心;氵㸒氣遺溺,痺聚在腎;氵㸒氣乏竭,痺聚在月干;氵㸒氣肌絕,痺聚在脾。諸痺不已,亦益內也。其風氣勝者,其人易已也。

  帝曰:痺,其時有死者,或疼久者,或易已者,其何故也?岐伯曰:其入臟者死,其留連筋骨問者疼久,其留皮膚間者易已。

  帝曰:其客於六腑者何也?岐伯曰:此亦其食飲居處,為其病本也。六腑亦各有俞,風寒濕氣中其俞,而食飲應之,循俞而入,各舍其腑也。

  帝曰:以針治之奈何?岐伯曰:五臟有俞,六腑有合,循脈之分,各有所發,各隨其過,則病瘳也。

  帝曰:榮衛之氣,亦令人痺乎?岐伯曰:榮者水谷之米青氣也,和調於五臟,洒陳於六腑,乃能入於脈也。故循脈上下貫五臟,絡六腑也。衛者水穀之悍氣也。其氣慓疾滑利,不能入於脈也。故循皮膚之中,分肉之間,熏於肓膜,散於胸腹,逆其氣則病,從其氣則癒,不與風寒濕氣合,故不為痺。

  帝曰:善。痺或痛、或不仁、或寒、或熱、或燥、或濕,其故何也?

  岐伯曰:痛者寒氣多也,有寒故痛也。

  其不痛不仁者,病久入深,榮衛之行澀,經絡時疏,故不通,皮膚不營,故為不仁。

  其寒者,陽氣少,陰氣多,與病相益,故寒也。

  其熱者,陽氣多,陰氣少,病氣勝,陽遭陰,故為痺熱。

  其多汗而濡者,此其逢濕甚也。陽氣少,陰氣盛,兩氣相盛,故汗出而濡也。

  帝曰:夫痺之為病,不痛何也?岐伯曰:痺在於骨則重;在於脈則血凝而不流;在於筋則屈不伸;在於肉則不仁;在於皮則寒。故具此五者,則不痛也。

  凡痺之類,逢寒則蟲,逢熱則縱。帝曰:善。

  痿論篇第四十四黃帝問曰:五臟使人痿何也?

  岐伯對曰:肺主身之皮毛,心主身之血脈,月干主身之筋膜,脾主身之肌肉,腎主身之骨髓。

  故肺熱葉焦,則皮毛虛弱,急薄,著則生痿躄也。

  心氣熱,則下脈厥而上,上則下脈虛,虛則生脈痿,樞析挈,脛縱而不任地也。

  月干氣熱,則膽泄口苦,筋膜干,筋膜干則筋急而攣,發為筋痿。

  脾氣熱,則胃乾而渴,肌肉不仁,發為肉痿。

  腎氣熱,則腰脊ɑ舉,骨枯而髓減,發為骨痿。

  帝曰:何以得之?岐伯曰:肺者臟之長也,為心之蓋也,有所失亡,所求不得,則發肺嗚,嗚則肺熱葉焦,故曰:五臟因肺熱葉焦,發為痿躄,此之謂也。

  悲哀太甚,則胞絡絕,胞絡絕,則陽氣內動,發則心下崩數溲血也。故本病曰:大經空虛,發為肌痺,傳為脈痿。

  思想無窮,所願不得,意氵㸒於外,入房太甚,宗筋弛縱,發為筋痿,及為白氵㸒。故下經曰:筋痿者生於月干使內也。

  有漸於濕,以水為事,若有所留,居處相濕,肌肉濡漬,痺而不仁,發為肉痿。故下經曰:肉痿者,得之濕地也。

  有所遠行勞倦,逢大熱而渴,渴則陽氣內伐,內伐則熱合於腎,腎者水臟也;今水不勝火,則骨枯而髓虛。故足不任身,發為骨痿。故下經曰:骨痿者,生於大熱也。

  帝曰:何以別之?岐伯曰:肺熱者铯白而毛敗;心熱者铯赤而絡脈溢;月干熱者铯蒼而爪枯;脾熱者铯黃而肉蠕動;腎熱者铯黑而齒槁。

  帝曰:如夫子言可矣。論言治痿者,獨取陽明何也?

  岐伯曰:陽明者五臟六腑之海,主潤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機關也。沖脈者,經脈之海也,主滲灌溪谷,與陽明合於宗筋,陰陽?宗筋之會,合於氣街,而陽明為之長,皆屬於帶脈,而絡於督脈。故陽明虛,則宗筋縱,帶脈不引,故足痿不用也。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各補其滎而通其俞,調其虛實,和其逆順,筋脈骨肉,各以其時受月,則病已矣。帝曰:善。

  厥論篇第四十五黃帝問曰:厥之寒熱者,何也?岐伯對曰:陽氣衰於下則為寒厥,陰氣衰於下則為熱厥。

  帝曰:熱厥之為熱也,必數於足下者何也?岐伯曰:陽氣起於足五指之表。陰脈者,集於足下而聚於足心,故陽氣勝則足下熱也。

  帝曰:寒厥之為寒也,必從五指而上於膝者,何也?岐伯曰:陰氣起於足五指之裏,集於膝下而聚於膝上故陰氣勝,則從五趾至膝上寒,其寒也不從外,皆從內,故陰氣勝,則從五趾至膝上寒,其寒也不從外,皆從內。

  帝曰:寒厥何失而然也?岐伯曰:前陰者,宗筋之所聚,太陰陽明之所合也。春夏則陽氣多而陰氣少,然冬則陰氣盛而陽氣衰;此人者質壯,以秋冬奪於所用,下氣上爭,不能復,米青氣溢下,邪氣因從之而上也。氣因於中,陽氣衰,不能滲營其經絡,陽氣日損,陰氣獨在,故手足為之寒也。

  帝曰:熱厥何如而然也?岐伯曰:酒入於胃,則絡脈滿而經脈虛,脾主為胃行其津液者也。陰氣虛則陽氣入,陽氣入則胃不和,胃不和,則米青氣竭,米青氣竭,則不營其四肢也。此瓤谠守數醉若飽,以入房,氣聚於脾中不得散,酒氣與谷氣相薄,熱盛於中,故熱遍於身,內熱而溺赤也。夫酒氣盛而慓悍,腎氣有衰,陽氣獨勝,故手足為之熱也。

  帝曰:厥或令人腹滿,或令瓤谠施不和人,或至半日遠至一日,乃知人者何也?岐伯曰:陰氣盛於上則下虛,下虛則腹脹滿,陽氣盛於上,則下氣重上,而邪氣逆,逆則陽氣亂,陽氣亂,則不知人也。

  帝曰:善。願聞六經脈之厥狀病能也。岐伯曰:巨陽之厥,則腫有頭重,足不能行,發為眴仆。

  陽明之厥,則癲疾欲走呼,腹滿不得臥,面赤而熱,妄見而妄言。

  少陽之厥,則暴聾頰腫而熱,脅痛,●不可以運。

  太陰之厥,則腹滿●脹,後不利,不欲食,食則嘔,不得臥。

  少陰之厥,則口乾溺赤,腹滿心痛。

  厥陰之厥,則少腹腫痛,腹痛,涇溲不利,好臥,屈膝、陰縮腫,●內熱。

  盛則瀉之;虛則補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太陰厥逆,●急攣,心痛引腹,治主病者。少陰厥逆,虛滿嘔變,下泄清,治主病者。厥陰厥逆,攣腰痛虛滿,前閉譫言,治主病者。

  三陰俱逆,不得前後,使人手足寒,三日死。太陽厥逆,僵仆、嘔血、⒅沃鞑≌摺

  少陽厥逆,機關不利,機關不利者,腰不可以行,項不可以顧,發腸癰不可治,驚者死。

  陽明厥逆,喘咳身熱,善驚、衄、嘔血。

  手太陰厥逆,虛滿而咳,善嘔沫,治主病者。

  手心主少陰厥逆,心痛引喉,身熱死,不可治。

  手太陽厥逆,耳聾泣出,項不可以顧,腰不可以俛仰。治主病者。

  手陽明少陽厥逆,發喉痺、噎腫、痙、治主病者。

  病能論篇第四十六黃帝問曰:人病胃脘癰者,診當何如?岐伯對曰:診此者,當候胃脈,其脈當沉細,沉細者氣逆,逆者,人迎甚盛,甚盛則熱;人迎者,胃脈也,逆而盛,則熱聚於胃口而不行,故胃胱為癰也。

  帝曰:善。人有臥而有所不安者,何也?岐伯曰:臟有所傷,及米青有所之寄則安,故人不能懸其病也。

  帝曰:人之不得偃臥者,何也?岐伯曰:肺者臟之蓋也,肺氣盛則脈大,脈大則不得偃臥,論在奇恒陰陽中。

  帝曰:有病厥者,診右脈沉而緊,左脈浮而遲,不然病主安在?岐伯曰:冬診之,右脈固為沉緊,此應四時,左脈浮而遲,此逆四時,在左當主病在腎,頗關在肺,當腰痛也。

  帝曰:何以言之?岐伯曰:少陰脈貫腎絡肺,今得肺脈,腎為之病,故腎為腰痛之病也。

  帝曰:善。有病頸癰者,或石治之,或針灸治之,而皆已。其真安在?岐伯曰:此同名異等者也。夫癰氣之息者,宜以針開除去之。夫氣盛血聚者,宜石而瀉之,此所謂同病異治也。

  帝曰:有病怒狂者,此病安生?岐伯曰:生於陽也。帝曰:陽何以使人狂?岐伯曰:陽氣者,因暴折而難決,故善怒也,病名曰陽厥。帝曰:何以知之?岐伯曰:陽明者常動,巨陽少陽不動,不動而動,大疾,此其候也。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奪其食即已。夫食入於陰,長氣於陽,故奪其食即已。使之服以生鐵絡為飲,夫生鐵絡者,下氣疾也。

  帝曰:善。有病身熱解墮,汗出如浴。惡風少氣,此為何病?岐伯曰:病名曰酒風。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以澤瀉,朮各十分,麋銜五分,合以三指撮為後飯。

  所謂深之細者,其中手如針也。摩之切之,聚者,堅也,博者,大也。

  上經者,言氣之通天也。下經者,言病之變化也。金匱者,決死生也。撥度者,切度之也。奇恒者,言奇病也。所謂奇者,使奇病不得以四時死也。恒者,得以四時死也。

  所謂揆者,方切求之也,言切求其脈理也。度者,得其病處,以四時度之也。

  奇病論篇第四十七黃帝問曰:人有重身,九月而喑,此為何也?岐伯對曰:胞之絡脈絕也。

  帝曰:何以言之?岐伯曰:胞絡者,系於腎,少陰之脈貫腎,系舌本,故不能言。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無治也,當十月復。

  刺法曰:無損不足,益有餘,以成其疹。

  然後調之。

  所謂無損不足者,身贏瘦,無用鑱石也;無益其有餘者,腹中有形而泄之,泄之則米青出而病獨擅中,故曰疹成也。

  帝曰:病脅下滿氣逆,二三歲不已,是為何病?岐伯曰:病名曰息積,此不妨於食,不可灸刺,積為導引服藥,藥不能獨治也。

  帝曰:人有身體髀股●皆腫,環臍而痛,是為何病?岐伯曰:病名曰伏梁,此風根也。其氣溢於大腸而著於肓,肓之原在臍下,故環臍而痛也。不可動之,動之為水溺澀之病也。

  帝曰:人有尺脈數甚,筋急而見,此為何病?岐伯曰:此所謂疹筋,是人腹必急,白铯黑铯見,則病甚。

  帝曰:人有病頭痛,以數歲不已,此安得之,名為何病?岐伯曰:當有所犯大寒,內至骨髓,髓者,以腦為主,腦逆,故令頭痛,齒亦痛,病名厥逆。帝曰:善。

  帝曰:有病口甘者,病名為何?何以得之?岐伯曰:此五氣之溢也,名曰脾痺。夫五味入口,藏於胃,脾為之行其米青氣津液在脾,故令人口甘也,此肥美之所發也,此瓤谠守數食甘美而多肥也。肥者,令人內熱,甘者令人中滿,故其氣上溢,轉為消渴。治之以蘭,除陳氣也。

  帝曰:有病口苦,取陽陵泉。口苦者,病名為何?何以得之?岐伯曰:病名曰膽癉。夫月干者,中之將也,取決於膽,咽為之使,此人者數謀慮不決,故膽虛,氣上逆而口為之苦。治之以膽募俞,治在陰陽十二官相使中。

  帝曰:有癃者,一日數十溲,此不足也。身熱如炭,頸膺如格,人迎躁盛,喘息氣逆,此有餘也。太陰脈微細如發者,此不足也。其病安在?名為何病?岐伯曰:病在太陰,其盛在胃,頗在肺,病名曰厥,死不治。此所謂得五有餘,二不足也。

  帝曰:何謂五有餘?二不足?岐伯曰:所謂五有餘者,五病之氣有餘也,二不足者,亦病氣之不足也。今外得五有餘,內得二不足,此其身不表不裏,亦正死明矣!

  帝曰:人生而有病癲疾者,病名曰何?安所得之?岐伯曰:病名為胎病,此得之在母腹中時,其母有所大驚、氣上而不下,米青氣並居,故令子發為癲疾也。

  帝曰:有病龐然有水狀,切其脈大緊,身無痛者,形不瘦,不能食,食少,名為何病?岐伯曰:病生在腎,名為腎風,腎風而不能食,善驚,驚已,心氣痿者死。帝曰:善。

  大奇論篇第四十八月干滿、腎滿、肺滿皆實,即為腫。

  肺之雍,喘而兩胠滿;月干雍兩胠滿,臥則驚,不得小便;腎雍腳下至少腹滿,脛有大小,髀●大,跛易偏枯。

  心脈滿大,?瘈筋攣;月干脈小急,?瘈筋攣;月干脈驚暴,有所驚駭,脈不至若暗,不治自己。

  腎脈小急,月干脈小急,心脈小急,不鼓皆為瘕。

  月干腎並沉為石水,並浮為風水,並虛為死,並小弦欲驚。

  腎脈大急沉,月干脈大急沉,皆為疝。

  心脈搏滑急為心疝。肺脈沉搏為肺疝。

  三陽急為瘕,三陰急為疝。二陰急為?厥,二陽急為驚。

  脾脈外鼓沉為腸澼,久自已。月干脈小緩為腸澼,易治。腎脈小搏沉,為腸澼下血,血溫身熱者死。心月干澼亦下血,二臟同病者可治。其脈小沉澀為腸澼,其身熱者死,熱見七日死。

  胃脈沉鼓澀,胃外鼓大;心脈小堅急,皆膈偏枯。男子發左、女子發右,不暗舌轉可治,三十日起。其從者暗三歲起,年不滿二十者三歲死。

  脈至而搏,血衄身熱者死。脈來懸鉤浮為常脈。脈至如喘,名曰暴厥,暴厥者不知與人言。脈至如數,使瓤谠施驚,三四日自已。

  脈至浮合,浮合如數,一息十至以上,是經氣予不足也,微見九十日死。

  脈至如火薪然,是心米青之予奪也,草乾而死。

  脈至如散葉,是月干氣予虛也,木葉落而死。

  脈至如省客,省客者,脈寒而鼓,是腎氣予不足也,懸去棗華而死。

  脈至如丸泥,是胃米青予不足也,榆莢落而死。

  脈至如橫格,是膽氣予不足也,禾熟而死。

  脈至如弦縷,是胞米青予不足也,病善言,下霜而死,不言可治。

  脈至如交漆,交漆者,左右傍至也,微見三十日死。

  脈至如湧泉,浮鼓肌中,太陽氣予不足也。少氣味,韭英而死。

  脈至如頹土之狀,按之不得,是肌氣予不足也。五铯先見黑,白壘發死。

  脈至如懸雍,懸雍者,浮揣切之益大,是十二俞之予不足也。水凝而死。

  脈至如偃刀,偃刀者,浮之小急,按之堅大急,五臟菀熱,寒熱獨並於腎也,如此其人不得坐,立春而死。

  脈至如丸滑,不直手,不直手者,按之不可得也。是大腸氣予不足也。棗葉生而死。

  脈至如華者令人善恐,不欲坐臥,行立常聽,是小腸氣予不足也。季秋而死。

  脈解篇第四十九太陽所謂腫,腰脽痛者,正月太陽寅,寅太陽也。正月陽氣出,在上而陰氣盛,陽未得自次也,故腫,腰脽痛也。

  病偏虛為跛者,正月陽氣凍解,地氣而出也。所謂偏虛者,冬寒頗有不足者,故偏虛為跛也。

  所謂強上引背者,陽氣大上而爭,故強上也。

  所謂耳嗚者,陽氣萬物盛上而躍,故耳嗚也。

  所謂甚則狂巔疾者,陽盡在上而陰氣從下,下虛上實,故狂巔疾也。

  所謂浮為聾者,皆在氣也。

  所謂入中為喑者,陽盛已衰故為喑也。

  內奪而厥,則為喑俳,此腎虛也,少陰不至者厥也。

  少陽所謂心脅痛者,言少陽盛也。盛者心之所表也,九月陽氣盡而陰氣盛,故心脅痛也。

  所謂不可反側者,陰氣藏物也,物藏則不動,故不可反側也。

  所謂甚則躍者,九月萬物盡衰,草木華落而墮,則氣去陽而之陰,氣盛而陽之下長,故謂躍。

  陽明所謂洒洒振寒者,陽明者午也,五月盛陽之陰也,陽盛而陰氣加之,故洒洒振寒也。

  所謂脛腫而股不收者,是五月盛陽之陰也。陽者衰於五月,而一陰氣上,與陽始爭,故脛腫而股不收也。

  所謂上喘而為水者,陰氣下而復上,上則邪客於臟腑間,故為水也。

  所謂胸痛少氣者,水氣在臟腑也;水者陰氣也,陰氣在中,故胸痛少氣也。

  所謂甚則厥,惡人與火,聞木音則惕然而驚者,陽氣與陰氣相薄,水火相惡,故惕然而驚也。所謂欲獨閉戶牖而處者,陰陽相薄也,陽盡而陰盛,故欲獨閉戶牖而居。

  所謂病至則欲乘高而歌,棄衣而走者,陰陽復爭而外并於陽,故使之棄衣而走也。

  所謂客孫脈,則頭痛鼻鼽腹腫者,陽明并於上,上者則其孫絡太陰也,故頭痛鼻鼽腹腫也。

  太陰所謂病脹者,太陰子也,十一月萬物氣皆藏於中,故曰病脹。

  所謂上走心為噫者,陰盛而上走於陽明,陽明絡屬心,故曰上走心為噫也。

  所謂食則嘔者,物盛滿而上溢,故嘔也。

  所謂得後與氣則快然如衰者,十二月陰氣下衰而陽氣且出,故曰:得後與氣則快然如衰也。

  刺要論篇第五十黃帝問曰:願聞刺要?

  岐伯對曰:病有浮沉,刺有淺深,各至其理,無過其道,過之則內傷,不及則生外壅,壅則邪從之。淺深不得,反為大賊,內動五臟,後生大病。

  故曰:病逾嗌毫毛腠理者,逾嗌皮膚者,逾嗌肌肉者,逾嗌脈者,逾嗌筋者,逾嗌骨者,逾嗌髓者。

  誓-仓蚀毯撩砝頍o傷皮,皮傷則內動肺,肺動則秋病溫瘧,泝泝然寒慄。

  刺皮無傷肉,肉傷則內動脾,脾動則七十二日四季之月,病腹脹煩不嗜食。

  刺肉無傷脈,脈傷則內動心,心動則夏病心痛。

  刺脈無傷筋,筋傷則內動月干,月干動則春病熱而筋弛。

  刺筋無傷骨,骨傷則內動腎,腎動則冬病脹,腰痛。

  刺骨無傷髓,髓傷則銷鑠●痠,體解●然不去矣。

  刺齊論篇第五十一黃帝問曰:願聞刺淺深之分。岐伯對曰:刺骨者無傷筋,刺筋者勿傷肉,刺肉者無傷脈,刺脈者無傷皮,刺皮者無傷肉,刺肉者無傷筋,刺筋者無傷骨。

  帝曰:余未知其所謂,願聞其解。岐伯曰:刺骨無傷筋者,針至筋而去,不及骨也。刺筋無傷肉者,至肉而去,不及筋也。刺肉無傷脈者,至脈而去,不及肉也。刺脈無傷皮者,至皮而去,不及脈也。所謂刺皮無傷肉者,病在皮中,針入皮中無傷肉也。刺肉無傷筋者,過肉中筋也,刺筋無傷骨者,過筋中骨也。此之謂反也。

  刺禁論篇第五十二黃帝問曰:願聞禁數?

  岐伯對曰:臟有要害,不可不察。月干生於左,肺藏於右,心部於表,腎治於?,脾為之使,胃為之市。

  膈肓之上,中有父母,七節之傍,中有小心,從之有福,逆之有咎。

  刺中心,一日死。其動為噫。

  刺中月干,五日死。其動為語。

  刺中腎,六日死。其動為嚏。

  刺中肺,三日死。其動為咳。

  刺中脾,十日死。其動為吞。

  刺中膽,一日半死。其動為嘔。

  刺跗上中大脈血出不止死。

  刺面中溜脈,不幸為盲。

  刺頭中腦戶,入腦立死。

  刺舌下中脈太過,血出不止為喑。

  刺足下佈絡中脈,血不出為腫。

  刺郗中大脈,令人仆脫铯。

  刺氣街中脈,血不出,為腫鼠仆。

  刺脊間中髓為傴。

  刺孚乚上,中孚乚房,為腫根蝕。

  刺缺盆中內陷氣泄,令人喘咳逆。

  刺手魚腹內陷為腫。

  無刺大醉,令人氣亂;無刺大怒,令人氣逆:無刺大勞人;無刺新飽人;無刺大飢人;無刺大渴人;無刺大驚人。

  刺陰股中大脈,血出不止,死。

  刺客主人內陷中脈,為內漏為聾。

  刺膝臏出液為跛。

  刺臂太陰脈,出血多,立死。

  刺足少陰脈,重虛出血,為舌難以言。

  刺膺中陷中,肺為喘逆仰息。

  刺肘中內陷氣歸之,為之不屈伸。

  刺陰股下三寸內陷,令人遺溺。

  刺腋下脅間內陷,令人咳。

  刺少腹中膀胱溺出,令人少腹滿。

  刺●腸內陷為腫。

  刺眶上陷骨中脈,為漏為盲。

  刺關節中液出,不得屈伸。

当前阅读:黃帝內經·素問(一)_《黄帝内经》